講話發言

堅持信念 繼續努力

記者會談話內容

2012年2月27日

IMG_3320在這情況下,有朋友再次要求我考慮參選行政長官。他們認為,如果在建制派參選人中出現「第三者」,或會有助於緩解局面,有助於避免香港社會進一步對立、分化。我答應他們,會認真考慮。二月十七日中午,傳媒問到我會否對參選行政長官重新作考慮。我答:「有朋友要求我出來參選,我會認真考慮」。

在我說出「認真考慮」這四個字之後,由十七日下午開始,我不斷收到「勸進」的訊息,來言者有不少令我十分意外,例如有些是我很久沒有聯絡的中學同學、大學校友,更多的是我不認識的市民,他們給了我很多鼓勵的說話,有些是簡單一句「支持你,你一定要出來參選」;有些則長篇大論解釋為什麼我應該參選。

我向傳媒表示會認真考慮前,未有機會和民建聯的領導、兄弟姐妹商量,所以當傳媒的報道出來時,他們都有一些詫異,但到第二天,我見到譚耀宗主席,以及民建聯其他立法會議員和領導層時,他們都是十分鼓勵的態度。譚主席公開表示,我一旦參選,他便會全力支持。不少民建聯其他立法會議員和區議員也對我表示支持。另有一些民建聯以外的選委,也主動與我接觸,表示支持。由於我很遲才考慮參選,大部分選委已經提名或答應了提名其他候選人;有些未有提名的,主動向我表示,如果我決定參選,一定會給我提名,並說了不少鼓勵的話。

也有為數不太多的人對我善言相勸,叫我不要去這淌渾水;他們說,我現在的崗位已是很不錯,何必去冒風險?還有少數人對我冷嘲熱諷,甚至惡言相向,如說我在發夢,有什麼資格去選特首?無論是寫信、電郵、在Facebook表示支持鼓勵或者關心我是否參選的朋友,包括一些指出我沒有條件參選的人,我在此借傳媒朋友對他們表示衷心感謝,多謝他們的關懷。

過去十日,我也經歷了選舉文化中比較醜惡的一面。我公開表示「認真考慮」後,當日傍晚已有人傳話給我,指有人正在蒐集我的「黑材料」;其後我一再收到這方面的訊息,當中有的十分具體,包括指我到處向人借錢、我身患絕症、我擔任校長時學校賬目十分混亂,甚至有說我一九六七年曾放炸彈傷人。我早前已說過,我並不是完美無瑕的人,過去也做過不少錯事。但第一,我一直過著簡單的生活,沒有涉及重大利益的事;第二,我不是第一次參加選舉,過去二十年,我參加過多次選舉,如果我有黑材料,相信早已翻出來了。所以,對於這些說法,我只會一笑置之。我不相信「搞黑材料」是候選人所為;事實上,梁振英先生曾兩次致電給我,表示他既沒有,也不會搞我的「黑材料」。會不會是一些急於支持某位候選人的朋友,見我有意出來參選,覺得對他們的目標造成了障礙,於是要設法阻撓我呢?如果真是出於這種想法而搞這些動作,不論是真的要蒐集「黑材料」,還是想藉散播這些說法來對我產生阻嚇作用,讓我告訴他們,這些做法對我考慮是否參選,毫無影響;我不會把「黑材料」的問題視為考慮的因素。我也希望他們明白,抹黑其他人,實際上是在抹黑選舉,甚至是在抹黑他們自己支持的候選人,因為就算不是候選人所做,但當有人在抹黑其他人的時候,公眾和選委們便難免會懷疑,抹黑行為是從中「得益」的候選人做的,這樣對那位候選人沒有好處,也不公道。

剛才我引述的幾件事,我可以告訴大家,完全沒有事實根據。例如說我身患絕症,要到廣州求醫,事實是上個月我曾協助一位患有重病的好朋友,聯絡、安排到廣州求醫。因為民建聯前主席馬力患病時,也曾到廣州就醫,那時我經常去探病,所以對那所醫院有點了解和聯絡。當這位朋友希望到廣州求醫時,我便替他聯絡,以及托人送他去醫院。可能在這個過程中,引起一些人關心我的健康問題。

過去十天,我的確是經過認真考慮。我要作出決定,事實上是非常倉卒:我沒有足夠時間去做一些我認為必須要做的事。不少人說,政綱對我不是問題,因為民建聯已有政綱。亦有說,候選人的政綱一向是互相抄襲,要搞一份出來還不容易嗎?但我認為,我應該向公眾和選委負責,如果我要參選,就應該讓大家看到我是嚴肅、認真的,倘若只能拿出一份倉卒間靠抄襲拼湊而成的政綱,委實難以向人交代。至於民建聯的政綱,並不是參選行政長官的政綱;要把它變成參選政綱,還要花很多工夫,以餘下的時間,我是沒法完成的。即使我能夠勉強完成政綱,一旦報名參選,成為候選人,便需要出席大量選舉論壇,我必須對政綱裡的建議和理念有深入的理解和透徹的認識,才可在論壇上發揮,向公眾和選委說明,這些並不是三兩天間可以做到的。

儘管這次只是選舉委員會中的選舉,但社會公眾的認受和支持,是十分重要的,此所以其他候選人花了很多時間「落區」,以及通過傳媒與公眾對話,爭取廣大市民對他們的了解、認同和支持。候選人的民望可以通過競選活動而慢慢攀升,然而我過去沒有參選的打算,沒有做這方面的工作,如果只在餘下的一個月裡去做,恐怕難以在短時間內大幅提高公眾對我的評價。

最重要的是,正如不少評論指出,我作為民建聯的創黨主席,到今天仍是民建聯的核心成員,我和民建聯的關係是十分密切的。如果我要角逐行政長官,難免有人要質疑,是否要發展「政黨政治」?我一旦當選行政長官,政府和民建聯的關係應該怎樣?會否有民建聯的成員當主要官員?另一方面,民建聯已在策劃今年九月的立法會選舉,這是一場硬仗,如果我在立法會選舉前半年出來參選行政長官,對民建聯的選情會有什麼影響?選舉部署又要怎樣調整?這些問題,我未有機會與民建聯的黨友詳細研究、論證,未有一個成熟的答案。

因為以上種種問題尚未解決,如果今天我決定參選,我認為是十分倉卒的決定,可能引起的後果未能預見,這不是明智的做法。所以,經過十天的認真考慮,我要對我的支持者說,二十九日截止提名的選舉,我是不能參加了。

我不參加這次選舉,並不等於我原先的憂慮沒有了。正如我一開始說,我認真考慮參選,是因為這次選舉發展到今天,引起我和不少關心香港未來的朋友,以至廣大市民很多擔憂。我希望中央政府、現在的候選人和未來的行政長官,都要清醒地看到這些憂慮。這次選舉發展至今,作為選擇行政長官的機制,它的公信力已受到非常嚴重的損害;由這個機制產生的行政長官人選,他的管治威信同樣已受到非常嚴重的損害。這是我們和中央政府都要正視的問題。我亦希望中央政府明白,過去一段時間發生的事,令香港市民對普選行政長官的要求更加強烈。我希望中央政府和下一屆的特區政府都要正視這現實。

過去一段時間,直至今天的凌晨,不少希望我參選的朋友,透過電郵、Facebook等向我表示如果我不參選,他們會很失望。我希望通過傳媒和他們說:不需要失望,大家不應該失望,因為希望不應該寄託在一個人身上;希望應該寄託在全體香港市民身上。如果我們因為缺少行政長官選舉的經驗,因而發生選舉前階段令大家感到痛心的事,使大家感到震驚,感到不知所措,那末我相信香港市民是明智、務實的,我相信香港市民以及一千二百名選委,會懂得怎樣收拾心情,保持清醒頭腦,為香港發展作出最明智的選擇。所有因為擔心香港政治前途而支持我出選的朋友,我希望大家團結一致,為香港的福祉繼續發揮積極、健康的作用。(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