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學生暢談

收穫比損失多 無悔棄教從政

2011年6月7日《新報》 與立法會主席暢談

為讓中小學生更加了解立法會的工作,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不時抽空與學生會面茶敘,今次就請來了長洲佛教慧因法師紀念中學的同學。適逢曾主席在茶敘當天生日,同學即席唱出生日歌,並送上兩個以長洲平安包設計而成的「咕?」予曾主席,為他慶祝生日。之後,同學環繞立法會及主席的工作與曾主席暢談一番。

同學:作為立法會主席,有沒有一些事情是你想做但被議員否決而做不到?

曾鈺成:從立法會主席的工作來看,應該不會出現你在問題中所提及的情況。因為立法會主席的角色,並不是去推動法案的通過,這應是行政當局的責任。而政府提出法案後,議員進行詳細的審議工作或提出修改建議,這就是立法會的主要職能之一。政府提出的法案,不一定獲得立法會通過;立法會要發揮制衡及監督政府的作用。

曾收投訴指議員激進

同學:你認為自己是否一位成功的立法會主席?

曾鈺成:我是否成功應讓其他人去評價,但當了主席3年,工作卻沒有我想像般困難,這不是因為我的能力,而是因為有一班專業能幹的秘書處職員協助我。當遇到難題時,秘書長及法律顧問等職員會迅速地給我意見,讓我知道應如何作出處理。

同學:你會否擔心在未來的日子,激進的議員或行為會越來越多?

曾鈺成:這個可能性是存在的,議員是由選民選出,如果議員的激進行為得不到選民的支持,選民就不會投票給他們。

我亦曾收到投訴信,投訴議員的激進行為,認為我不應容許這些行為在議會內發生,但同時我亦收到支持這些行為的信件。至於會否越來越多這類行為發生,我認為要視乎社會的變化情況而定,立法會議員是由選舉產生,所以應由選民作出選擇。

父親睇訪問全力支持

同學:你弟弟是民政事務局局長,當你要處理涉及民政事務局的事務時,會否要避嫌或要特別處理?

曾鈺成:我是立法會主席,職責是主持會議,確保會議暢順地進行,不會參與辯論。若弟弟需到立法會出席會議回答議員的問題,我會按照《議事規則》去主持會議。我認為沒有身份尷尬或需要避席的問題。

同學:以前曾當學校校長,後來才當議員,你有沒有後悔過放棄當校長一職?

曾鈺成:從政後都曾有不開心的時候,特別是回歸前幾年,社會出現許多爭議,期間我曾經在街上被市民責罵,亦被其他黨派人士抨擊,當然亦有人支持我。當時回想在學校日子的時候,感覺較單純,學校的問題亦好像較易解決。

不過同時我又覺得參政後,獲得很多寶貴的經驗,擴闊了眼界和視野。這段時間我接觸到來自不同階層的人,這是我多年來當校長及老師接觸不到的。這些經驗十分寶貴,所以你問我有沒有後悔,的確有時會不開心,但整體來說個人的得及收穫比損失為多。

同學:當你不開心時,有甚麼動力支持你繼續工作?

曾鈺成:幸好我身邊有很多朋友,如果沒有他們支持,我想有很多問題我自己未必想得通。而家人特別是爸爸十分支持我,亦完全相信我。當年他仍在生時,每當我接受電視台訪問,他都一定會收看。若有人稱讚我,他就會很開心;若有人批評我,他會不高興,有機會還會替我辯護。

20110607_HKD_EDU

分類:與學生暢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