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學生暢談

曾鈺成:主持會議戰戰兢兢

2009年11月16日《新報》 與立法會主席暢談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早前在立法會,與聖傑靈女子中學一批學生暢談,談及個人魅力、勤力議員、功能組別與地方直選議員爭取界別利益之別等事宜,以下為曾鈺成與學生們的對答:同學:剛才我們到主席的辦公室參觀時,看到一些嬰兒照片,請問主席相中可愛的小朋友是誰?

曾主席:他們是我的外孫兒及外孫女,分別是3歲和兩個月大,他們真的很可愛。

也有勤力的功能組別議員

同學:請問主席你覺得自己有甚麼個人魅力,令議員們選你當立法會主席?

曾主席:其實我真的沒有甚麼魅力。現在於立法會內,分有兩大陣營:泛民主派及建制派,並以建制派的議員稍佔多數,約佔六成議席。在選立法會主席時,泛民主派及建制派都會各自派一位議員出來競選,我是建制派的候選人,可能是建制派的議員都選我吧。這有可能因為我是建制派議員中議會年資較長的一位,他們大概是敬老吧!

同學:有些報道指功能組別的議員大多經常遲到、早退和缺席,曾主席你對立法會保留功能組別議員有甚麼看法?

曾主席:我個人覺得這些報道是不公道的。如果大家翻查記錄,可能會發現某一兩位功能組別議員缺席會議比較多,但其實也有地方直選的議員出席率較低,而在功能組別議員中,也有非常勤力的議員,如教育界的張文光議員和工程界的何鍾泰議員,他們的會議出席率很高,亦提出過不少議案。所以,我們必須看議員個人的表現,不要區分議員是來自哪個界別或地區的。

功能組別的議員需要代表所屬的界別,他們都有需要從事所屬界別的工作。如醫學界的議員當選後,也沒可能完全脫離醫學工作,免得和業界脫節。因此,他們的工作如果和會議撞期,就可能分身乏術了。

直選功能議員各有界別利益

同學:曾主席,設立功能組別的目的是由不同界別提出政策去幫助治理香港社會,但現在的功能組別議員似乎只注意爭取他們所屬界別的利益。而在現時制度下,功能組別的選民有地方直選和功能組別共兩票選票,而非功能組別的選民則只有一票。曾主席你對此有甚麼看法?

曾主席:所有議員,包括地方直選的議員,都會為自己所屬的地方選區或功能組別爭取利益。我們可細說一下議會的歷史。在本港有立法機關選舉前,所有的議員均由港督委任。獲委任的議員大部份都是社會上各界精英,如律師、醫生、工程師等;而他們也以當議員為一種服務社會的公職。其實,同學們學校的第一任校長班佐時牧師也是於上一個世紀獲港督委任,代表教育界的立法局(回歸前香港的立法機關稱為立法局)議員。

自1985年起,本港立法機關開始引進選舉,但當時政府的關注點是,假若一開始便全面直選,恐怕那些曾獲委任的議員,未必全部肯參與選舉,所以就設立功能組別,讓醫學界、教育界等的一些界別選議員進入議會。

其實,地方直選議員也十分重視自己選區的利益。例如,在處理垃圾的問題上,對興建焚化爐選址,各區的居民皆盡量避免焚化爐落戶自己的區域,地方直選的議員為免難以向自己的選民交代,在會議討論有關問題時都是很難做。

又如香港現時缺乏骨灰龕,議員皆要求政府盡快興建更多骨灰龕,但一提及選址,總是說自己的選區可免則免吧。

我來自港島區,市民也向我投訴不想南區的水泥廠繼續營運,要踢走水泥廠。

由此可知,不僅是功能組別議員注意爭取他們所屬界別的利益。

主持立法會會議不可掉輕心

同學:曾主席,你每個星期主持立法會會議時是怎樣的心情?

曾主席:我主持立法會會議時常都是「戰戰兢兢」的,因為每次會議都可能有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所以絕不能掉以輕心。

同學:主席對破壞議會秩序的議員有甚麼看法?

曾主席:其實立法會的會議大多數都是氣氛良好,十分和平,只是傳媒報道不多。反之,某一兩次議會秩序欠佳的情況,就獲得很高的曝光率。同學們要注意,被視為破壞立法會議會秩序的某些議員在其他委員會會議上很少會有行為激進的表現。我們看事物要全面及客觀一點。

20091116

分類:與學生暢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