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論壇版

普世價值與舉世可行—對陳健民教授「回應」的回應

2006年8月28日《明報》論壇

認為因為香港要「借力中國才有發展」,所以民主化之後不可能出現一個親英或者親美的特區政府,未免有點天真吧?

我前些時在本欄的兩篇文章,〈福山的名單〉(7月24日)和〈西方民主,到處可行?〉(8月7日),雖然都提及弗蘭西斯‧福山的理論,但探討的是兩個不同的問題。第一篇文章針對的,是美國在其他國家民主化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和發揮的作用,以及由此引起的中國政府對香港民主化的一個顧慮。第二篇文章討論的是一個更根本的問題:在上世紀似乎已確立了它的優越性的「西方民主」,是不是人類社會發展的共同終點?

上星期本版由陳健民教授執筆的「思潮」論文(〈民主是普世價值———回應曾鈺成〉,8月21日),表示要對上述我的兩篇短文作回應。陳教授提出的論點和論據,大部分是毋庸置疑的,我自不持異議。可惜,這些論點並不能對上面指出的兩個問題提供令人信服的明確的答案。

對於第一個問題,陳教授只是在全文最末寫了一句:「民主化後的香港會否成為英美附庸?只要想一想香港要借力中國或是借力英美才有發展,答案就清楚不過。」

首先要看你對「附庸」怎麼理解。譬如說,香港回歸以來,也曾出現過中美關係緊張的時候;對於引起兩國矛盾的事件,包括美國炸毁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美國間諜飛機在中國沿岸被中國空軍逼降、美籍華人被美國政府指為中國間諜以及美籍華人被中國政府指為美國間諜等,香港的政黨和政治人物採取了什麼立場呢?人們看到,他們不一定站在維護中國利益的立場上。

認為因為香港要「借力中國才有發展」,所以民主化之後不可能出現一個親英或者親美的特區政府,未免有點天真吧?沒有人會相信美英政府不會利用香港進行針對中國的各種活動包括間諜活動;特區政府怎樣對待這些活動,對國家利益當然會有影響。

陳教授文章的大部分內容,應是針對我的第二個問題,即西方民主是否適用於全世界。不過,陳教授的論述有點偏離了這個議題。他引用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阿瑪蒂亞‧森(AmartyaSen)對民主的分析;雖然他指出森「對(民主作為)普世價值(的論述)未免流於抽象亦過度寬鬆」,但陳教授看來是基本接受了森的觀點並且拿來作為他自己立論的主要依據(陳教授甚至採用了森的文章的題目:〈民主作為普世價值〉)。

為要確立「民主是普世價值」這命題,森把「民主」定義為「除了投票和尊重選舉結果之外,還要保護各種自由和權利、尊重合法權益、保障言論自由以及發布新聞和公正評論不受檢查」;然後他又把「普世價值」定義為「不同地方的人都有理由視之為有價值」,「並不需要所有人都同意」。按這樣的定義,只要調查證實如陳教授所說「非西方國家的人民都喜歡自由和平等參與選舉等觀念」,命題即已確立。

然而,這樣的立論,既不能斷定西方民主是唯一可以保障各種自由和權利的政治制度,也不能證明這種制度在世界任何角落都行得通。

20060828_MP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