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論壇版

同門學藝各自修行

2006年7月3日《明報》論壇

所有跟「末代港督」彭定康打過交道的香港人,包括政府官員和政商界人士,不論支持抑或反對他的,都會承認他是十分厲害的政客,「班數」遠高於港人接觸到的任何其他政治人物。尤其是他說話和寫文章的技巧,幽默潑辣,詞鋒銳利,令戴卓爾夫人最得意時也要怕他三分。

在他出任港督的5年裏,彭定康徹底改變港英政府的管治模式。他引進了對香港社會本來幾乎是完全陌生的「政治化妝」,並使它成為港督府日常工作的重點。他通過傳媒,高調回應和反駁中方官員的言論。他主持公眾答問大會,出席電視電台節目。他走到街上,抱小孩、喝涼茶、吃蛋撻。這些,還有許多在他之前的歷任港督從不會做的事,一下子在港人心目中變成政府官員的行為範式、衡量官員表現的主要標尺。

彭定康來港就任前夕,一位熟悉香港事務的英國官員對我說,彭定康知道,他要做好在香港的工作,不能沒有香港市民的支持,也不能沒有北京的合作。

在處理和北京的關係上,彭定康是失敗的:他一直沒有能夠和北京建立合作的關係。而這方面的失敗,也影響了起碼一部分香港市民對他的支持。他雖然在任內的最後兩年,成功地推行了他的「政改方案」,但卻因為與北京決裂而斷送了政制「直通車」;香港一回歸,彭定康設計的政制發展安排便立即被推倒。

彭定康失敗的主要原因,是他對中國政治不了解,並且無心去了解。他看不起中方官員,看不起香港的「親中」人士,也看不起英國政府裏的「中國通」;他在人們面前,包括在港英政府官員面前,從不掩飾他對北京當局的輕蔑態度。

作為一個超級政客、一個強勢港督,彭定康肯定對當年在港英政府裏與他共事的主要官員有深刻的影響。他身邊的第一、第二號人物———陳方安生和曾蔭權———免不了自覺或不自覺地以他為模仿對象。細心觀察陳、曾兩人,不難從他們的思維方式、處事作風以至言談舉止之中,看到彭定康的影子。

不過,同門學藝的師兄弟,由於各有不同性格、稟賦以至追求的目標,因而會有不同的造詣、表現和成就。陳、曾二人追隨彭定康,除了有一些「核心課程」相信二人都已得其真傳外,對彭的某些處事手法,包括處理對北京的關係,兩人似乎各自有不同領略和吸收。可能這就是為什麼北京對其中一人始終不能信任,而對另一人則委以重任。

《明報》6月29日社評批評陳方安生發表指摘中央的言論,認為「以她(陳太)在建制內打滾逾30年的經驗,應該知道指摘中央並非最有效地解決問題的方法;以偏概全地指摘中央,更易適得其反」。又說,「如果陳太前天的失言只是一時疏忽,問題不大,可以澄清和補救;然而,如果是她出於政治計算,希望藉挑動中央與港人的互信,來鞏固泛民主派的核心支持者,增加今年7月1日上街的人數,則是錯誤和危險的」。

陳太的「失言」,不是一時疏忽,也不一定是政治計算;最大的可能,是彭定康思想在她腦子裏的反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