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訪問

退而不休 曾鈺成:睇吓點?

2016年7月20日 《信報財經新聞》專訪

如果立法會舉行一場DSE考試,即將告別議會生涯的主席曾鈺成,肯定是其中狀元,他當年小學會考是英文狀元,後來拿獎學金在香港大學讀數學,中文造詣也高,堪稱文武兼備。近8年坐在立法會主席台上,儼然會議廳裏的校長。

告別19年的立法會議員生涯,他坦言會很不習慣,稱自己不夠自律,生怕虛度人生,為此早早準備了幾份工作,可惜沒有萬眾期待的競選特首。不過這位偵探小說迷,識很多出人意表的「殺人」橋段,也為特首之位留下懸疑的三個字:「睇吓點?」

曾主席的訪問在會期完結前4天進行, 走過立法會綜合大樓一樓的羊腸通道,進入300呎大的主席辦公室豁然開朗,右方是辦公枱和書櫃,曾主席正在位上回覆電郵,牆上掛着「虎虎生威」的橫匾。會客廳就在辦公枱對面,頂天立地的窗簾只剩一條縫,把刺眼的炎夏陽光隔開。

訪問開始,主席坐到正中的沙發上,右邊牆壁有把木劍高懸,左邊茶几上有幅「福」字揮春,上面用柿子藝術品和盆栽壓着,「那揮春是長毛(梁國雄)送的!」曾主席說。這8年的議事廳「校長」生涯,長毛堪稱暗器高手,不少議員也是各懷絕技,市民在電視機前嘆為觀止。

做主席不會悶

據政壇江湖傳聞,主席辦公室曾發現疑似竊聽器,記者為緩和氣氛,故作幽默說:「曾主席是教師和校長出身,有否覺得議事堂上有太多麻煩學生,有的過度活躍、有的狂躁,有的發白日夢……」

他聽到馬上側身兼擰歪面笑着說:「這可是你說的,不是我說的,千萬不要,我不能這麼說。」

他笑完認真地說:「我怎敢把議員當學生?我也是議員選出來的,他們每一個都有特點和風格,我也相信每個人在裏面的行為和言論,都很清楚想達到什麼效果。」

九七後的立法會會議愈來愈精采,拉布與剪布的拉鋸,近年WhatsApp通訊的運用,令各派議員的鬥爭更為緊湊,好看過電視劇。

曾主席坐在最高的主席位,一眼關七, 除了提醒「賊來了!」外,其他時間在想什麼?「我坐着並不悶,我有責任聽議員的發言,自己腦裏也有回應,覺得這個議員『精采啊!咁都畀你諗到?』、『真唔真啊?』」他中英文俱佳,認為黃毓民的中文發言最好,英文發言以過去的吳靄儀最佳,「如今很少人像她那麼認真準備!」

談到議員發言的水平,記者忍不住指出建制派的水平似乎很一般。他不以為然地說:「這又不是,廖長江的質素就很不錯;民建聯方面,我讚過葛珮帆,她很認真和有心機準備發言。可惜,整個政治環境變了,高質素的發言沒有回報,扔扔東西就能出位了!」他絕不偏私,在《英語.人生 曾鈺成》一書就拿黨友鍾樹根的英文調侃。

曾主席說過,一個出色的政治人物,必須有四大特點:討好的、慈悲的、謙卑的、幽默的。他就在報章專欄把幽默感發揮至極致,這在矛盾的社會十分重要。他自小就喜歡聽笑話,又記下報紙刊物上的幽默文字,「我深信幽默不是一種純粹的語言技巧,而是個人修養;一個人若能以幽默的態度處事,心境也會平和點。」

記者想起他的幽默專欄竟也引起某些人的不快,不禁說:「可惜啊!香港社會的氣壓太高,人們好像都幽默不起來。」

他聽畢又哈哈大笑說:「所以我說,找些東西玩吓啦!有些人竟也不高興!」記者也覺得專欄沒必要篇篇都駡人,他接着說:「是的,很無謂,總是板起面孔,我覺得有什麼大不了的?唉!有些東西……」

不是盡責爸爸

曾主席之前在專欄競猜未來特首,沒想到也激起陣陣漣漪,香港人還是沒有英國人的幽默感,他也非常同意。「說得難聽點,英國人就算死到臨頭都會幽默,你看脫歐之後那些傳媒和網媒,都是開玩笑或自嘲,這些你必須服人家。我覺得這是一種待人處世的態度,我們要學習。」

曾主席現在已經貴為外公,坦言這個角色比做爸爸時容易得多,「因為我只負責跟孫兒玩耍,管教的責任在父母那裏。」

說起女兒他是極力保護的,「因為我不是很盡責的爸爸,在她成長過程中最需要關心時,我卻在忙工作。」他雖幽默,一談到女兒卻很嚴肅,他不想讓女兒尷尬,點到即止,多番表示不願多談。

記者問他人生的意義是什麼?他又側着頭斜望遠處,《英語.人生 曾鈺成》一書中透露,他讀中學時就是這個姿勢思考數學老師的運算,然後找出對方的破綻。他思考後徐徐說:「我很相信一句話:charity begins at home!如果一個人說有多遠大的理想,如何為社會,為人類,但要是對身邊人不好的話,我不信,我不信!」

香港社會愈來愈不老實,他連說兩次「我不信」,語帶幾分激憤,這在那天訪問並不多見。「中國人說老吾老以及人之老……首先要對自己家人好!所以人生的意義是什麼?我跟舊同學說過,他們說那是聰明人用來騙人的:你做的東西,應該讓其他人活得更好,更開心。從你身邊人開始,如果這也做不到,奢談什麼遠大理想!」

自問並不自覺

的確如此,很多政客和名人把家人當作宣傳工具,連至親的家人、老友也能利用,更何況是其他人?我們接着談退休後的生活,他透露已答應了幾個工作,包括在中文大學教議會程序、多參與自己成立的智庫,也有電視台和電台希望他做節目,此外自己還想練好書法,甚至聽長毛的建議寫回憶錄。

政治人物最需要的是胸襟,長毛雖然是最搗蛋的議員,但曾主席與他私底下頗老友,之前更一起參與ViuTV節目《跟着矛盾去旅行》。

「有不少人包括長毛,都叫我寫回憶錄,我就覺得很難,首先我沒有寫日記的習慣,加上年紀大,記錯就無謂啦!死人長毛又話:『回憶錄不是你在生時發表,是你死後才發表的!』我也覺得有些東西值得寫寫。」

曾主席給人嚴肅的感覺,卻不是一個很自律的人。「我不是很自覺的人,一定要有別人限制,好像有老總說過隨時想到寫什麼都行,我們都登,結果沒有下文。所以剛才說的回憶錄,分分鐘到死那天,才發現:哎啊!我忘記了寫!哈哈!」

從未試過求職

記者聽他興致勃勃談退休後的工作安排,就是不包括選特首,不禁有點失望,於是捲起問題紙說:「真有點失望,還以為你會有更遠大的計劃……」

他又哈哈大笑說:「不是!怎麼說呢, 我做了幾十年人,從來沒試過求職……嚴格來說,找過一次教書工作,不過後來我沒去,此外就沒有啦!當年去培僑教書是有人找我過去;後來做校長,也是有人叫我上去的;做議員就更加啦!我自己沒有爭取過……」他戲稱有學校邀他講生涯規劃,都不知從何說起,因他從來沒有規劃。

記者聽罷不禁轉憂為喜,「曾主席言下之意……如果突然間有人欽點你做特首,這豈不就像過去幾十年的求職經歷一樣?」他聽到把身體一歪哈哈大笑,伸開右手掌擺了幾擺,再拋出三個字:「睇吓點?」

訪問後,記者隨他去會議廳拍照,平時電視上看地方頗小,置身其中卻別有一番感覺。主席台的前方為議員座位所圍,四周上方是傳媒室,感覺處處是鏡頭,記者終於明白為何曾主席稱不覺得像教師,議員也絕不是學生,那裏像是古羅馬鬥獸場。

撰文:吳雄

中英通殺

曾主席在《英語.人生 曾鈺成》一書,暢談學英文、道人生、論西方, 談到學英文的竅門,他謙稱:「我的答案很老套:勤力!其他東西我不敢自誇,但以一般的標準,我讀書時屬於比較勤力的。」他小五才轉去英文小學,一個學期就追上英文進度。

除了勤奮,聰明和努力不可或缺, 父母也緊張他的學業成績,要他每天把老師教的書背出來,「那是很痛苦的過程」。他還背過莎士比亞、《古文評註》等中外文學經典。

中學讀英中聖保羅書院,到後來任教中文中學培僑中學,他才發現母語教學效果不凡,老師與學生的互動強得多,所以他對普教中有保留。

他視學好中英文為工具,是學習數學、進入文學世界的鑰匙。他說小時候看書看得雜,中文書比較喜歡金庸和梁羽生,英文書則喜歡偵探小說,尤其是美國著名作家阿嘉莎克莉絲蒂(Agatha Christie),「我幾乎看遍她所有書,很多故事的橋段至今還記得。如果有朝一日,策劃一個謀殺案,我想有很多橋段可以參考,哈哈!」

曾主席也有過文藝青年的歲月, 中三四時跟幾個朋友合辦文社,「我也開始學人家投稿,第一篇作品是翻譯Reader’s Digest的文章,結果在《大公報》登了出來,開心得不得了。」

他還投過稿給《青年樂園》,「都是寫些無病呻吟的東西。後來4個同學搞文社,自己寫文章自己印,然後派給同學們。」

160720_HKEJ

160720_HKEJ_2

2 replie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