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訪問

曾鈺成 追夢創新天

2016年6月 《駿步人生》專訪

走進他位於立法會一樓那偌大的主席辦公室,生肖屬豬的曾鈺成,牆上掛著大幅由名畫家韓石畫的 「老虎畫」 。曾主席曾說過,愛煞 「伴虎」 ,只因自覺老虎旺他。卸任在即,他打趣謂仍會「留守議會」,不過就會留駐公眾席「剝花生」,「睇吓新一屆主席如何主持會議。」他已答應秘書處主持「 新議員O camp」,待九月新一屆立法會議員誕生,會以過來人身份參加「迎新」,與新一屆的議員分享經驗及教訓。

160615_HKJC_01

生肖屬豬的曾鈺成,偏愛「伴虎」。

人生轉捩點都在計劃以外

「我人生當中最重要的數個轉捩點,我完全估計不到,誰估計到我讀大學時會發生六七暴動呢?誰想到我畢業時,全世界學生運動風起雲湧,中國亦發生文化大革命呢?我安安樂樂教書,對教學產生興趣,累積些經驗,學校晉升我做副校長、校長時,又出現香港回歸問題,然後是六四事件,這些都無規劃過,但每一 件發生的大事,都直接衝擊我個人的事業發展計劃。」

夢想成為科學家貢獻社會

曾鈺成曾經出席賽馬會獎學金頒獎典禮擔任演講嘉賓,馬會獎學金自九八年成立以來,已有近三百五十名同學獲頒獎學金。他對得獎學生提到年輕時曾夢想成為科學家,並鼓勵學業成卓越而有服務精神的出色學生,珍惜機會追尋夢想。 「憑努力考到獎學金,一定要好好珍惜,我的同輩同學,不單只我,好多考到獎學金,最後亦取得成功。」

「一個人如果無夢想、理想或追求的目標會是好悶的事,可能 每日只是返學、讀書和考試,如果有追求的目標,玄一點講,人生會有多一重意義。」 大學二年級那年,他就找到自己人生的意義。「跟媽媽返廣州,與內地親戚傾談,知道內地需要科技人材參與建設。」 六十年代國家仍然很窮,有志青年都希望出一分力 建設國家民族,讀書成績標青的曾鈺成,科學家夢由是燃起。「希望為國家發展做多一點,研究結果對世界有用,比單單做一 份舒舒服服的工作更有意義。」

160615_HKJC_06.jpg

就讀香港大學期間,曾鈺成(右一)在 1966 年大學開放日時於學生宿舍「盧迦堂」 (Lugard Hall)留影。

理想幻滅 遇康莊分岔路

六八年香港大學數學系一級榮譽畢業,他當年考獲獎學金,原擬美國繼續升學,卻遇全球學運浪潮,大學紛紛停課,留學美國的計劃暫擱,遇上培僑中學聘請數學老師,誤打誤撞執起教鞭。「那時年輕,血氣方剛,當時無諗過放過那次出國深造的機會, 可能同樣的機會永遠不會再有。」那時有個教授就曾勸他說,二十出頭、剛大學畢業,是做學問的黃金時間。「那時聽不入耳, 覺得天生我材,放棄了機會,明年、後年再去就是,無諗過會教 一世書。」

那時培僑設宿舍,他這個初生之犢,就抱著大堆大學數學書, 住進宿舍。「那時覺得,讀數學,不用實驗室,可以一邊教書、一邊鑽研究數學。」 只是半工讀的生涯,沒讓他重回學術的跑道,做不成科學家,也做不成數學家,他直言間或感到遺憾,但從無自怨自艾。一條教育的路,由數學老師到晉升為副校及校長,愈走愈有興趣,也愈走愈康莊。

160615_HKJC_02.jpg

由中學校長到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與年輕人的接觸從未間斷。

「我曾想讀一個法律學位,但係一路工作,一路去讀法律, 就好辛苦,結果並無讀成,應該讀三年 12 張卷,我讀了兩年, 讀了八張卷,到第三年呢就放棄。後來從政,出任臨立會議員,也是無心插柳,卻又柳成蔭。第一次零經驗參選輸了,願意學, 又真的搵到參政樂趣。」

有理想但不做理想奴隸

「並非每個人都可以這樣幸運,實現到自己的夢想。」 他作為過來人語重深長勸勉年輕人要有理想, 但「 不要做理想的奴 隸」 。 「沿途或有很多分岔路,可能別有新天地。」事實上,他正是那個歷遍分岔路,對選擇的路勇於承擔,找到康莊人生的過來人。

「與其為失落的東西懊悔,不如放開懷抱,如何把握眼前有的 機會發揮,做到最好。 我個人比較實用主義,好現實,覺得後悔無用,行緊這一步,由上一個方格行到這個方格,只會想,如何可以在這個方格行得好一點。」

馬會推出 「青年生涯規劃」 ,因應年輕人的個人才能及興趣, 鼓勵他們尋覓發展方向。

由中學校長到從政,曾鈺成說多年的議會生活,與年輕人的接 觸從未間斷,不單學校的邀約統統來者不拒,每兩星期,他還會主動邀請小學或中學生,參觀立法會大樓。 「好相信人的思維能 力,透過與不同人傾偈,自己自不然會得到啟發。」 好奇的年輕人主動提問,他樂意回應。 「對於教育工作,我一直好有興趣。 但議會工作,則讓我接觸好多不同背景的人,聽到好多嘢,這些是我在學校不會有的機會。」

他認為不同年代的年輕人,成長均受社會環境影響,特別香港社會,受中國及國際環境影響甚巨。 「我畢業的年代,學生運動 席捲全球,美國反越戰、法國有大規模的學運,六十年代出來的 年輕人大都被視為反叛的一群。」 到七、八十年代,社會趨穩定,畢業生從商者眾。」 「經濟發展好,年輕人傾向保守,在大學努力學習就保證有好的職業、穩定的生活,八十年代出來的年 輕人比較務實,比較多走入商界。」

到九十年代畢業的一代,經歷八十年代政治變動,蘇聯解體、 第三波民主化,香港亦面對回歸,更多關注政治問題。 「就是過去幾年,國民教育及普選,多年輕人參與,其實亦離不開社會環境。」

160615_HKJC_05.jpg

曾鈺成(前排左四) 擔任2010年賽馬會獎學金演講嘉賓,與 一眾得獎畢業生及時任馬會主席施文 信(前排左五)、馬會副主席周永健(前排左三)、馬會董事陳南祿(前排右六),以及馬會行政總裁應家柏(前排右七)合照。

 

 

 

 

 

 

 

 

港缺從政人才 創智庫補不足

多了年輕人從政,他說肯定是好事,但他認為比例仍然不算 高。 「一百個大學生之中,可能無一個從政,上年區選,幾十個 人參選,選到的不足十個,相對以前是多了一點。」 今時今日多了學生發聲,甚至有激烈的言行,但涉及的只是少數學生,他認為毋須視作一種現象。 「其實任何社會,都不會大多數人參與政治,除非好似文化大革命的時代。」

卸任之後,他矢志利用多年的從政經驗,培育政治人才,由幕前退居幕後,繼續為香港出謀獻策。

香港缺乏政治人才,曾鈺成承認問題嚴重。 「回歸之前,好多重大決定根本無需公開諮詢,在殖民地管治的時代,公務員隊伍都是有效率的行政人員。」他認為回歸之後,情況不同,挑戰是如何將政治理念落實為政策主張,爭取支持,香港絕少這方面的人才,是因為過去根本不需要。

他認為體制上改變急不容緩。 「我最記得回歸之後,我做議員不久,遇到幾個政治及公共行政學系的學生,表示有興趣參政, 但無諗過入政黨,他們畢業後第一時間考 AO,入體系之內,養成的只是公務員心態。」

160615_HKJC_07.jpg

立法會足球友誼賽見證曾鈺成(左)動感的一面。

退居幕後造王跑馬仔還看 2017

「現有體制無途徑俾年輕人建立從政事業,區議員一屆四年、 兩屆八年,之後何去何從?立法會議席有限,像我一樣的老人家 如果不退,年輕人好難再上。其他國家、地區,有所謂旋轉門,不再參選可加入智庫,參與政策研究。美國的議員,背後團隊猛過議員本身,議員出去做演員而已。」 早表明不再角逐連任的立 法會主席曾鈺成,籌組的倡議型智庫,就是希望為香港培訓政治 人才。

「我本身唔係一個謙虛的人,真的不大適合做特首,寧願做自 己勝任的工作好過。」 在他眼中,特首需符合三大條件,包括中 央信任、香港人支持,以及有政績顯示 「做得掂」。似乎曾鈺成本人,也相當符合以上條件,在「never say never」的政圈, 新任特首會是誰?香港的政治形態又會如何演變?他會否再在分岔路中找到新的出路?

160615_HKJC_08.jpg

擔任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見證各種風風雨雨。

肯定馬會在教育上的貢獻

曾鈺成從事教育工作多年,見證本港不少大專院校的教學大 樓,以致中學校舍及設施,均由馬會捐助興建。除了 「硬件」, 曾鈺成認為教育上的「軟件」 ,對年輕人同樣不可或缺。 「好簡單,如果要到其他地方去交流,就要錢啦。比如參加特別的課外 活動如風帆訓練,是昂貴的,普通家庭根本難以負擔。馬會除了 資助興建硬件設施,還包括提供軟件資助,特別是基層家庭孩子 的課外活動支出。」

現時,中學著重「其他學習經歷」,曾鈺成指出,這些學習確實可擴闊學生的視野。「在我的讀書時代,課外活動是奢侈品,屋企支持唯一的課外活動是參加童軍,學懂處理到好多生活遇到 的實際問題,對我來說是一個非常珍貴的經驗。」

160615_HKJC_03

160615_HKJC_04

曾鈺成指少年時代家人唯一支持他的課外活動是參加童軍,令他從中學習了如何處理現實生活問題。圖為他1960年出席童軍儀式(右)及參加第十旅露營。

「馬會提供資源,對年輕一代全面發展有幫助,今日社會,對年輕人要求高,全人發展極為重要。」他認為有需要將「其他學習經歷」融入教育課程。

「今日如果你有機會接受良好教育,有良好的文化知識、個人 品格和課外活動的能力,但向上流動的機會,與廿年前比較,還是較為艱難的。」 面對現時激烈競爭,他認為社會對年輕人最好的關心,莫過於創造更多機會給年青人,助他們發展潛能。馬會支持的 「賽馬會創不同」 學院及「賽馬會鼓掌‧創你程計劃」 等項目,都是鼓勵青年人跳出框框,善用創新思維,甚至創業。

160615_HKJC_09

中學時代的曾鈺成
(中)在聖保羅書院的花園與同學合照。

後    記

查詢馬會老人服務 「舞后」太太嫌笨手笨腳

離開議會在即,向來淡定有錢剩」、在議會內面對風風火火,一樣穩如泰山的曾鈺成,自言亦感依依不捨,說要趁離開議會前到處拍照留念,又打趣問馬會有無服務適合他這類七旬老翁,最好是「可協助長者再就業」 之類!認真幽默。

政壇悍將口若懸河, 但說起感情生活就三緘其 口。有指現任太太伍嘉敏開設舞蹈學校,二人是培僑教書時的舊同事,在學校籌款晚會重遇,親睹女方妙曼舞姿而再續前緣。問他的「舞后」太太,有沒有教他一招半式,曾鈺成即時擔天望地,推說太太「嫌他笨手笨腳」,不願教他跳舞。

 

建立一個有 intellectual content的博物館

「如果你問我有甚麼遺憾,就是年青時沒有機會 接觸藝術。我認為音樂、藝術都是屬於人類智慧創 造或者成果。如果有個博物館,凝聚到 intellectual content 人類智慧的內容,我都有興趣,文化當然可 以,數學博物館亦可以,單是儒家文化,都已經可 以做一個內容非常豐富的博物館。」

 

數學與邏輯

「我從政以後,第一個發現,就是數學的邏輯於政治上是完全不可行的。因為政治完全不是講求邏 輯,我從政以後,周圍的人經常批評我們沒有用腦袋思考,其實還要用心呢,腦袋就是指邏輯思維的 方式,而心就是指感情。說話是要講感情,從政則要用心來說話,不是用腦袋來說話。」

 

魯迅文章的新體會

「不同年齡都有新體會,就像我年青時有一段時 期閱讀很多魯迅的文章,當時認為不能稱魯迅為政 治人物,他最多是一個文人,到我年紀漸大,卻覺得魯迅寫的文章有些太過尖酸刻薄,不夠溫柔敦厚。」

(完)

20160615092820767_0001

20160615092820767_0002

20160615092820767_000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