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鈺成其事

簡化英語

2016年4月18日 《AM 730》 鈺成其事

前些時教育局發表的一份諮詢文件引起了一番關於使用簡化漢字的爭議。讀者或許有興趣知道,在英語世界裡,同樣有關於「簡化英文字」的爭議。

在拼音文字當中,英文是讀音和拼寫關係最不規則的語文,這是很多教和學英文的人長期詬病的問題。上世紀初一位教英文的荷蘭人Gerard Nolst Trenite作了一首題為 The Chaos(《混亂》)的英文詩,裡面列舉了近800個例子,說明英語讀音的不規則:有的是拼法相同而讀音相異的字母組合,如corpse和corps,horse和worse,break和bleak,daughter和laughter,ivy和privy,bull和dull,rounded和wounded等;另一些則是拼法不同但讀音一樣如food和would , chair和mayor,psyche和spiky,deafer和zephyr,tunnel和gunwale等;還有一些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從拼法猜到讀音的,如詩題裡的chaos,以及aisles,viscount,receipt,victuals,indict等。

詩的結尾一段,列出了惡名昭彰的字母組合ough在 enough,though,through,plough,lough,cough和hiccough各字裡的七個不同的讀音(其實最少還有thought和thorough兩個),得出英語讀音根本沒有規律可言的結論。

讀音的不規則,令英語學起來比其他拼音文字要困難得多,這給英國學生造成特殊的學習障礙。今年初有報道說,OECD(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一項研究發現,在23個已發展國家的16至19歲青年中,英國青年的文化程度是最低的。有分析認為這是因為英文特別難學,主要是因為英文的拼法不規則。

所以,在過去幾個世紀,英語世界裡不時都有人提倡要簡化英文拼法,使拼法準確反映讀音。例如曾經有建議把are,give,have,live等字中沒有讀音作用的結尾字母e取消;同樣catalogue,demagogue,pedagogue,prologue結尾的ue也可去掉;把though拼作tho,through拼作thru,thorough拼作thoro等等。另也有少數人認為不應改拼法去遷就讀音,而應改讀音以準確反映拼法。例如莎劇Love’s Labour’s Lost裡的人物Holofernes就主張doubt和debt等字裡(本來不發音)的字母b要讀出來。

美國人早已用了不少簡化字,例如favour,programme,mould和amoeba,在美國已簡化為favor,program, mold和ameba。不過,要消除英文在發展歷史中形成的不規則特色,涉及很多難以解決的問題,任何大規模的簡化方案必然引起爭議。過去提出過的即使較溫和的簡化方案,始終得不到足夠的支持,未有被採用。

(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