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鈺成其事

合理調整

2016年2月25日 《AM 730》 鈺成其事

電腦科技的發展,給人們處理文字的方式帶來了很大的改變,令簡化漢字失去了大部分原有的作用。

使用簡化漢字的目的,是減少單個漢字的筆畫和漢字的總數,方便學習和書寫。可是,隨著電腦和手機等電子產品的普及,人們要拿起筆來書寫的機會,愈來愈少;一個字不論有多少筆畫,按幾個鍵或者寫幾畫就可以生成。筆畫繁多給書寫帶來的麻煩,對現代人日常生活的影響實際上已很輕微。

說到方便學習,簡體字其實沒有絕對的優勢。表面看來,筆畫愈多的字愈難記憶。但學習漢字其實並不是一筆一畫的記憶,而是認識合成每一個字的若干組件。例如32劃的「籲」字,可以分拆成「竹」、「龠」和「頁」;其中較複雜的「龠」又可分拆為「倫」字的右邊,當中加3個「口」。同樣,記憶「轟」、「聶」不會比「轰」、「聂」困難。

辨認方面,簡體字由於筆畫少,不同的字可能形體相近,反而更易誤認。有研究顯示,閱讀簡體字不會比閱讀繁體字快,而繁體字較易辨認,閱讀時較為省力。

簡體字原有的優勢隨著電腦科技的發展而大大減弱,但它的缺點卻不會因社會發展和科技進步而得到改善。例如,只懂簡體字的人,要閱讀中國典籍和用繁體字寫成的資料文件,會遇到較大困難。同時,由於減少了可用的字數,簡體一字多義十分常見,容易導致對文義理解的偏差和混淆。

所以,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前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應對推行漢字簡化的政策進行檢討;不一定全部廢簡復繁,可先針對最受非議的問題作合理調整,包括:一、減少一字多義和一簡多繁,如「干」(干幹榦乾)、「复」(復複覆)。二、棄用與繁體字截然不同的簡體字,如「书」(書)、「异」(異)、「忧」(憂)。三、棄用不準確的新造形聲字,如「跃」(躍)、「价」(價)、「坝」(壩)。四、避免完全破壞原字的形聲和表意元素,如「烛」(燭)、「厂」(廠)、「产」(產)。這將有利於繁簡互通,讓用簡體字學中文的人較易辨認繁體字,而懂得繁體字的人,更毋須特別學習也能閱讀簡體字書刊。

(完)

1602025_AM730

1 reply »

  1. 我認為教育局想推廣認讀簡體字,根本是低估年輕一代的能力和資訊的流通。
    我記得自己沒有認真學習過簡體字,但透過日常的文化交流接觸並且學會。
    難聽點講,廣東話和繁體字複雜百倍且具文化優越地位。但同是中文,用法和模式都極相似。
    就算不刻意推廣,日子久了自然也會學識。
    普教中也是惡毒的政治任務。不妨看看現在卡啦OK幾多年輕人會唱大陸和台灣的歌?
    小弟普通話只認真學了兩個月,後來因生活和朋友圈子的氛圍下長年累積,普通話講得跟廣東話一樣流利。
    普通話,簡體字等也是社會主流之一。想學的人自然有無數途徑,又何需成為硬任務?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