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週刊》 只道天涼

莫望昇平

2016年2月25日 《E週刊》 只道天涼

「春江好景依然在,遠國征人此際行。莫向遥天望歌舞,西游演了是封神。」這首詩是魯迅1931年3月在上海寫的,詩的題目是《贈日本歌人》。「日本歌人」是魯迅的朋友升屋治三郎,他正要離開上海返回日本,魯迅寫了這首詩為他送別。

詩中的「春江」是春申江,即上海黃浦江。「遠國征人」就是即將起行的升屋;他是戲劇評論家,所以魯迅在詩中用了「歌舞」和《西遊記》、《封神演義》等劇目來況喻時局。「歌舞」令人想起「歌舞昇平」;而《西遊》和《封神》都是說妖魔鬼怪搗亂作惡的故事。所以詩的最後兩句是說:不要指望天下太平了,亂象只會一幕接一幕的出現。

香港最後一任英國總督彭定康1992年到任時,我在報章發表了一篇文章,引用了魯迅這首詩,把它改了半個字,即把開頭的「春」字上半部改作「禾」,用來描述當時香港的情況。

彭定康出任末代總督,標誌著香港進入了回歸過渡期的最後階段。在此之前,「六四事件」的衝擊令香港市民和北京之間出現了一道鴻溝,也令中英兩國政府陷入了聯合聲明簽署以來最惡劣的關係,香港的穩定繁榮受到十分嚴峻的挑戰。然而,香港社會沒有大亂,經濟沒有崩潰,「香江好景依然在」正可描述經歷了多番風雨的香港。

詩的第二句用來形容彭定康帶著遠征的任務從英國來港,貼切不過。(詩的第一稿𥚃「遠國」作「海國」,用來指英國,同樣合適。)彭定康甫上任,即盡顯政客本色,對北京的態度跟以往從外交部派來的港督截然不同。屬猴的彭定康,如果有孫悟空的基因,就表現為藐視天規、大鬧天宮的任性。他來了,大家就不要奢望接下來的日子可以平安無事了。1992年正好是猴年,《西遊記》上演,不是很應時嗎?

值得慶幸的是中英兩國政府始終以務實態度處理矛盾,《西遊》、《封神》演罷,香港還是實現了平穩過渡,順利回歸。回歸後的香港,大部份時間維持了穩定繁榮,甚至算得上歌舞昇平,直至最近這幾年。

於是又想起那首改了半個字的詩,覺得它似乎可以再拿出來形容和比喻眼前的局面。

春節期間發生了嚴重的集體違法暴力事件,但花車巡遊和煙花匯演,熱鬧氣氛不減,也可以說「香江好景依然在」吧。可是,香港經濟未來展望並不樂觀;特別是零售業,受訪港旅客人數大幅下降的影響,市道疲弱。來自內地的旅客減幅最大,因為他們都寧可選擇到日本、韓國、東南亞以至更遠的地方去了。這不正是「遠國征人此際行」嗎?

「莫向遙天望歌舞」,是全詩的主題,也是今日香港社會對立、撕裂、抗爭新常態的寫照;「遙天」二字,可圈可點。今年剛巧又是猴年,且看《西遊》演得怎麼熱鬧。明年政府換屆,大家要準備看《封神》了。明年是雞年,人們或會記起九頭雉雞精,是她叫紂王挖出比干的心給妲己吃;又或會想到,《封神演義》的整個故事,都是因「牝雞司晨」而起。

(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