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訪問

曾鈺成籲中央 建溝通平台 勉強通過爭議大 剷除泛民有難度

2015年7月2日   《星島日報》專訪

曾鈺成籲中央 建溝通平台 勉強通過爭議大 剷除泛民有難度  

政改戲劇性被高票否決,建制派在政改表決期間的內部通訊曝光,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被質疑居中指揮大局。面臨不信任動議的他倒也輕鬆,他接受本報專訪時笑言,「凡事有兩面」,政改「甩轆」加上群組通訊內容外泄後,社會少了緊張氣氛;加上建制派泄了氣,少了要剷除泛民,一舉拿下立法機關的雄心壯志,反更有利中央與泛民重建溝通關係,有助社會穩定。

政改過後,曾鈺成心情看來不錯。訪問一開始問他是否很繁忙,但不忘「食字」回應︰「你話我好煩定好忙?」但他坦言,過去一周實在多事,他反思政改過程,結論只能「唔湯唔水」。

他引用毛澤東的《矛盾論》指,處理政改問題,中央與泛民關係是主要矛盾,但主要矛盾方面卻是中央,中央的判斷將主導香港政改問題的未來發展,「我未知他們如何判斷。」

建制派借「甩轆」反思

他認為,中央對與泛民關係的研判只有兩種走向,第一種是經此一役,已證明泛民沒法與中央政府就如何落實普選達成共識,「中央政府的底綫,泛民主派不能接受;泛民主派要求的,中央政府也不能給予」,要行到普選唯一一個辦法,只有在立法會內剷除泛民的否決權,建制派在未來的選舉要贏得超過三分二議席。另一種是中央政府明白,若爭取不到泛民支持,政改方案不可能通過,因此就要有長遠計畫,如何與泛民建立一個更有效的溝通平台。

他警告,要剷除泛民是艱難的,政改討論期間,有三成人堅決反對方案,為數不少,即使最終能勉強通過方案,爭議也很大,難以期望社會安定,「不能放棄與泛民溝通,起碼要一部分人願意支持方案,不能將泛民看成敵人,不能立足於剷除泛民。」

他笑言,凡事總有兩面,政改「甩轆」及「荒謬的WhatsApp事件」後,社會少了緊張氣氛。從壞處着眼,政改否決的嚴重後果被掩蓋,沒甚麼人討論如何善後;但從好處看,卻能製造中央政治與泛民溝通的契機,「在『甩轆』前,建制派內,好清楚的主流意見是,泛民民望大跌,有很大的機會可以大勝,一舉拿下立法機關。但在『甩轆』後,已即時有人走出來話唔好再提『票債票償』」,他指建制派泄了氣,但卻令「壞事變好事」,建制與中央都可以借機反思,「開多咗好多路。」

重提協助拿回鄉證

現在政治緊張氣氛較為緩和,曾鈺成稱特區政府已先行一步,在財委會會議議程上,調前了十一項民生項目,「泛民的『全面不合作運動』是在政改期間提出來的,現在泛民是否能行出一步,先處理經濟、民生議題呢?這不等如不再講政改問題,但大家要慢慢重建一些合作的基礎。」雖然他擔心未來兩個選舉,會令兩個陣營的對立情緒會較激烈,但如果大家都看到合作的必要性,就要先找一些爭議較少的議題,重建雙方合作空間。就如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在建制派的茶會提到,能否讓立法會議員到內地考察、參觀閱兵等。」他透露,特首梁振英在一三年底時,曾提出協助泛民拿回永久性回鄉證,「現在可重新拿出來傾下。」

梁振英雖提出要與立法會建立「新型合作關係」,但卻在網誌繼續炮轟泛民在財委會拉布,又不邀請梁國雄出席政府的七一酒會。曾鈺成表示,自己無意為梁振英辯護,「但長毛次次去都搞局」,「作為行政當局,無理由你拉布,我都話要拉得好。」他強調互動是雙方的,「慢慢來啦,一時間未必轉到過來。」

記者 :任秀群 曾善璘

愈叫「收聲」愈大聲 自嘲「人蠢無藥醫」  

曾鈺成在立法會開會時,參與建制群組的討論,被批評有違主席中立性,人民力量更為此向他提不信任動議。曾鈺成坦言「幾十歲人,有咩未見過」,建制派投票「甩轆」後,他被批評過分着緊《議事規則》,令建制派投票機會落空。不過,群組「泄密」後,卻令他由建制派的叛徒,變到個個建制派都要「攬返我」。他笑言,「阿Q精神」地看,壞事未嘗不是好事。

建制派理解處境

曾鈺成笑言,建制派WhatsApp群組事件後,令他「安靜好多」,「學田少話齋,真係人蠢無藥醫」。但他強調,「人蠢無藥醫係話我自己……講嘢俾四十個人聽」,就如「同你哋(傳媒)講嘢,叫你哋唔好出街,但出咗街,我都無修㗎。」但他相信,泄密的人並非要倒他的台,亦沒有惡毒用意,想拆散建制派。事到如今,他期望大家「收聲」,不要再「捉鬼」,重新凝聚建制派,「選戰當前,好似林健鋒咁講,建制派沒有本錢分裂,只能逼住你去團結。」

曾鈺成指,泄密事件對他也非沒有好處,「唯一的壞處就是會扣分」。曾鈺成相信,下次鍾庭耀主持的港大民研計畫十大議員調查,他的評分必然大幅下滑,「但阿Q精神地看,要跌咗落去,先有得爬返上來。」而且,在建制派「甩轆」事件後,一些不清楚事情來龍去脈的人更差不多當了他是建制派的叛徒,「有人寫文話,你曾鈺成,一條《議事規則》重要,還是三十幾人的投票權重要?」但在泄密事件後,建制派同事較理解他的處境,「凡事有兩面,都並非全部是壞事。」

至於辦公室被竊聽的事,他說很久以前曾跟傳媒提過這事,現在又重新被翻炒,可有助他轉移視綫,「你要去問報道那間傳媒。」

他強調,自己不相信竊聽器是特首梁振英所為, 「我只能夠講話唔信囉。如果拉埋最近那些(揣測)就認真廢話。話我做兩年(特首)那些,CY(梁振英)點會信啦。點會因為有人在噏,曾鈺成會做兩年(特首),就做這些動作呀。」

有志之士將參選戰振英  

政改未獲通過,外界多認特首梁振英的連任機會大增。對此,曾鈺成多次反問,為何會有這結論,直言不明問題邏輯。他相信,二○一七會有有志之士參與特首選舉,他指自己心中沒有人選,「有都唔會話你知,咪累咗人。」但認為即使沿用一千二百人的選舉委員會選特首,「那一千二百人中,有沒有人不想梁振英連任?」這些人對香港、對北京有影響力的人士,即所謂「操盤人」,「又點會唔做嘢?」

他認為選舉沒有絕對,「咩叫明知唔得?」他舉出一二年的特首選舉作例子,「上次大家都知道,阿爺(中央)最初唔係想梁振英出的……上次阿爺覺得梁振英贏的機會有幾大?」」他反問,中央是否想見到梁振英自動當選呢?「有第二個建制派出來,就是真正競爭,就等如梁唐之爭,都係真正競爭。你憑甚麼說他一定會當選呢?在這個階段,我相信佢自己都唔敢咁講。」

退下火綫組智庫

曾鈺成表明自己不會參選特首,也沒有人再游說他出選,「我講到咁明」。來年退出議會後,他就籌組智庫,組識其「影子內閣」。

他指自己提出組織智庫概念後,不少人主動聯絡他,「有貝之才及無貝之才都有。」而他構思中的智庫奉行美國模式,「其實就是政黨減參選」,他們不搞選舉,專攻獨立、具質素及有影響的政策研究,再由不同人士去倡導政策,「不能只提交建予政府,然後就束之高閣,你都可以話係『影子內閣』,否則就只得個講字。」

智庫製作好整個政綱、宣傳策略,「誰人有意出來選,就可以來跟我們買這套東西,變成治港藍圖」,智庫亦可以為未來班子培育政治人才,「我們會有些public faces去倡議,之後的特首可能覺得他們得喎,可以是局長來喎。」他預計離開議會後才能全力籌備工作,但現在已可肯定,智庫將重點研究二○四七年後如何延續「一國兩制」。

承諾「三不」 不包括棄政治立場

曾鈺成參與建制派群組受到泛民質疑,但他認為此舉完全沒有違反他當選立法會主席時的「三不」承諾,即「不表決」、「不就具爭議性議題發言」及「不參加民建聯黨團」。他說,他出任立法會主席期間,僅就政改發言,其餘時間都未曾違反承諾,「政改太重要,重要到我連職都可以辭,而且不止純粹站在建制派立場發表意見」,「但『三不』不包括我要放棄政治立場。」

一人名單出選 黨友有微言

他又稱,自己在學生講座時也提到,立法會主席中立性應如何在香港奉行,仍須要探索。他解釋,並非全世界議長都要保持中立,香港跟隨「西敏寺模式」,認為下議院院長要中立。

不過,在英國,議長參加地方選舉時,不會用政黨名義出選,所有大政黨都會讓路,「英國叫做Speaker standing for election」;但香港實行「比例代表制」,其他政黨不會讓路,他在一二年時嘗試模仿英國,堅持以一人名單出選,否則有民建聯成員排在他後面,他就要以民建聯的政綱參選,「民建聯有黨友對此不滿的」,他所有參選的資源都來自民建聯,從民建聯的角度,他的議席是屬於民建聯的,「我不能像英國議長般撇脫、超然。」

何況,他是建制派議員支持他任立法會主席的,反問「泛民一票都無投我……在香港,誰人會是真正的獨立人士?」

358c9-a03003_1

8eaf1-a03005_1

b3acb-a03004_1

da41b-a03006_1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