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鈺成其事

吾不惴焉

18/5/2015    AM 730    《鈺成其事》

現代通用漢字中,「形聲字」佔了八成以上。所有形聲字都是由「意符」和「聲符」兩部分複合而成,意符表示類屬,聲符表示讀音。例如「鱸」、「驢」、「鸕」、「爐」、「壚」、「轤」、「艫」、「蘆」等字都以「盧」為聲符,它們都讀作「盧」;而「魚」、「馬」、「火」、「車」等意符,就顯示了各字所指事物的類屬。
不過,並不是所有形聲字都和以上的例子一樣,讀音跟聲符完全一致。事實上,大多數形聲字的讀音,和它的「聲符」只是近似;很多字被誤讀,正是由於人們把聲符誤以為就是字的讀音。先前在本欄提過的「幢」(粵音「床」、「堂」或「狀」,不讀作「童」),就是一個例子。同樣以「童」為聲符的「憧」(「憧憬」),也常被誤讀為「童」,但正音卻是「充」。

很多字有相同的聲符,但讀音各異。例如「遞」(「遞增」)和「褫」(「褫奪」)的聲符都是「虒」(音「思」),前者讀「弟」,後者讀「始」。「恪守承諾」的「恪」不讀「閣」、「格」或「絡」,要讀「確」。聲符同為「單」的「嬋」、「憚」、「闡」,依次讀作「蟾」、「但」、「展」。

以「乏」為聲符的「泛」和「貶」,前者讀「飯」或「販」,後者讀「扁」;而同樣從「乏」的「眨」(「一眨眼」),則讀如「褶」(zaap3);如果有人第一次碰到「砭」這個字,試圖從它的聲符去猜它的讀音,可說是無所適從。同樣,知道「詐」讀「乍」、「祚」讀「做」、「昨」讀「鑿」,沒法從而猜到「酢」怎麼讀。

隨著時間的推移,很多「形聲字」的讀音已變得跟它們的聲符一點也不相似。例如「剛愎」的「愎」不讀「復」,要讀「壁」;「暴殄天物」的「殄」不讀「診」或「珍」,要讀「恬」(tim5);「馬廐」(即馬棚)的「廐」不讀「既」或「概」,要讀「究」;「攻訐」的「訐」讀「揭」,不讀「奸」或「干」;「霰彈」的「霰」讀「線」,不讀「散」;「造詣」應讀如「措藝」,不讀「做旨」。

孟子名句「自反而不縮,雖褐寬博,吾不惴焉」當中的「惴」字,應讀「最」,不讀「喘」。  (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