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鈺成其事

選戰影響

7/10/2013    AM 730   《鈺成其事》

如果普選後的香港政治被「不停的選戰」支配,對公共政策的制定有甚麼影響呢?

如果政府考慮公共政策時,都是看民調結果作決定,而不是以嚴謹的政策研究為依據;有甚麼政策要推行,便做個民調,民意支持度夠高便上馬,支持度不夠便放棄:這樣決不可能制定和推行符合社會長遠發展需要、但觸及選民眼前利益的政策。例如環保政策,包括推行各種「寓禁於徵」的減排減廢措施、轉用較環保但成本較高的能源、提高處理「三廢」的要求等,都是要這一代人為下一代的利益付出代價,不會受多數選民歡迎。

有一本書《The Myth of the Rational Voter》,提出這個問題:民主選舉保證獲最多人支持的人當政,那為甚麼民主產生的政府所作的決定,往往違反多數人的利益呢?例如,經濟學家都知道保護主義一定會損害國家經濟的長遠發展,但任何民選的政府都要保留相當程度的保護主義,因為取消貿易壁壘會損害國內生產商的眼前利益,要令政府失選票。

還有,香港過去靠甚麼維持穩健的公共財政?就是靠「小政府」,把公共開支限制在很低的水平,不超過本地生產總值百分之二十。其他已發展的經濟體系,例如OECD三十多個國家,沒有一個的公共開支低於百分之三十五,有的甚至高達百分之四十、五十以上。憑著限制公共開支,香港長期獲美國傳統基金會評為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系;但這也令香港貧富懸殊的問題比人家嚴重。香港的堅尼系數在全世界排在首二十名內,排在前面的都是非洲、南美一些發展中國家。政府就財富再分配沒有任何作為,貧富懸殊自然嚴重。

我們能不能這樣繼續下去呢?前兩屆行政長官即使並未經普選產生,但候選人進行電視辯論時,都已要向公眾作出若干增加政府開支的承諾。實行普選後,在競選時可以不承諾增加公共服務、增加社會福利嗎?承諾了的,當選後可以不做嗎?當政黨在政府裡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可以影響公共政策的制定時,還可以像過去那樣隨意開支票而不用兌現嗎?我們是否還可以把公共開支維持在目前的低水平?我們會否走上若干西方民主國家債台高築的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