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學生暢談

曾鈺成:主席如球證 議員如球員

2010年1月11日《新報》 與立法會主席暢談

與立法會主席暢談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最近跟沙田官立中學一批師生對話,分享他對年輕人及近期議員言論的感受,以下是曾鈺成與師生的對話:同學:立法會議員和立法會主席的工作有何分別?

曾鈺成:立法會議員和主席就像足球比賽中的球員和球證。香港的立法機關參考英國國會的制度,主席在主持會議時為了要保持公正中立,不偏不倚,故不會參與議會的辯論;而議員則可以在會議中就各項議題暢所欲言,表明立場。不過,議員和主席的工作亦有相同的地方,好像所有立法會議員,包括主席,都要負責輪流當值接見市民,聽取市民的申訴。

議員言論冒犯須作警告

同學:當民建聯的議員跟泛民主派的議員有爭拗的時候,作為主席,你會用甚麼原則去解決問題?

曾鈺成:主席必須保持中立,並以公平及公正的原則去處理所有議會事務,更不應因自己是某黨的黨員而偏袒所屬政黨。我認為現在議會內各黨派已漸趨成熟,在處理問題時,他們都會對事不對人。過去一年,基本上未有任何黨派的議員認為我偏袒了哪一方。

同學:你認為是否有必要限制議員在議會上的「出位」言論(包括類似粗言穢語)或行為?但這樣會否損害議員表達意見的權利?

曾鈺成:《基本法》賦予並保障立法會議員於立法會的會議上發表意見的權利,但根據《立法會議事規則》,議員於立法會會議席上不可使用冒犯性及侮辱性的言詞。所以,當有議員在會議期間使用不適當言詞時,我必須執行《議事規則》,對有關議員作出警告,要求他們不要再用或收回有關言論。我相信這樣不會損害議員表達意見的權利。

香港年輕人政治不冷感

同學:今年特區政府施政報告》的「致謝議案」又不獲通過。其實,自1997年以後,《施政報告》的「致謝議案」已多次不獲通過,反觀在港英政府時代,則鮮有發生這情況。為何在香港回歸後會經常出現「致謝議案」不獲通過的情況?

曾鈺成:提出「致謝議案」的重點,是讓議員有機會就政府未來的施政大綱進行辯論。今年《施政報告》的「致謝議案」雖然不獲立法會通過,但立法會已就《施政報告》的內容進行了3天的辯論,讓議員充份地表達了意見。「致謝議案」的通過與否,或多或少可反映議員對政府各項政策的取態。其實,立法會亦曾經商討應否廢除表決「致謝議案」,但在沒有共識下,傳統的做法便一直沿用下來。

同學:香港年輕人常被指政治冷感,你建議青少年如何踏出認識政治的第一步,以培養他們對政治的認知及從政的興趣?

曾鈺成:從同學們今天所提出的問題,可見你們事前有所準備,絕不是所謂的「政治冷感」。我也曾到過不少地方,如美國、英國等,與當地人民比較,香港市民在政治意識上可能還略勝一籌。至於香港市民對參與政治不大熱衷,這可能是因為立法機構引入直選議席只是由1991年才開始,歷史並不太悠久吧;其次,議員的工作十分繁重、缺乏退休保障、選舉落敗更要自付選舉費用,以及政府對從政人士的支援或配套不足等,這些都是導致較少市民選擇從政的原因。

吸取教訓珍惜家庭生活

同學:主席剛剛新婚,會否考慮在任期結束後便離開政壇,多留點時間與太太相處?

曾鈺成:可能大家也知道,這是我的第二段婚姻。我承認第一次婚姻失敗,責任在於我自己,當時我的工作十分繁忙,常常以為日後可補償與家人相處的時間,但當我想行動的時候,卻為時已晚了。其實,自我從政以來,我的家人所承受的壓力很大,因為他們缺乏心理準備和技巧去面對公眾。現在我當然想多留點時間與家人共處,然而能否做到,卻屬未知之數。我希望於不久的將來,能靜靜的過日子,而家庭正正是讓我想早點回家的重要誘因。

20100111

分類:與學生暢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