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雙龍會

不怕輸不起只怕代價高

2006年7月13日《星島日報》雙龍會

「陳方安生參選行政長官?她輸得起嗎?」

這是不相信陳太會出來參選的人提出的問題。有此疑問是因為第一,人人都相信,曾蔭權連任行政長官已是不可改變的現實,即使有人可以獲得足夠的提名成為候選人,也不可能在選舉中勝出;第二,陳方安生從未參加過選舉,她當官大半生,仕途暢順,位極人臣,雖然也曾對一兩件事的處理手法備受非議,但絕大多數時間她聽到的都是讚譽之聲;更重要的,她一貫的言行,很難令人覺得她會為民主實踐而付出任何個人代價。這樣一個人,會願意承受敗選的挫折嗎?

這質疑不是沒有道理。不過換一個角度來看,「輸不起」的問題可能不是那麼重要,至少不是放不下。正是由於政治現實和舉選制度保證了沒有人可以擊敗曾蔭權成為下一屆行政長官,所以對於任何挑戰者,當選與否已經不是判別「輸」「贏」的標準;甚至連在選舉委員會贏得多少票,也可視為無關重要。人們衡量挑戰者的成敗,主要看他(她)在競選中的表現,以及公眾的反應。

陳方安生只要一宣布參選,便會立即成為本地以至若干外國傳媒的焦點人物,可以隨時隨地向香港市民和國際社會發出她要發的訊息。在選舉論壇上,她具有明顯的優勢。除了語言能力較佳外,她更勝在發表意見時沒有任何顧慮,市民愛聽甚麼,都可以說,可以承諾,不用擔心將來做不到:明知沒可能兌現的支票,上面寫甚麼都可以。這份瀟灑,是成功連任後必須向市民交代的曾蔭權不能享有的。

因此,競選活動開始之後,陳太在社會上博得較多的喝采,直至最後民意支持超越曾蔭權,並不是沒有可能的事。一旦出現這個局面,陳太便贏了;她不能當選行政長官,只是制度的錯,不是她有甚麼東西「輸」給對手。

再看長遠一點,選舉結束,曾蔭權連任,不等於陳太的政治生命便告終結。如果參選令她作為反對派精神領袖的地位得到確立,她今後肯定不愁寂寞,可以長期維持高姿態、高曝光率,正如有的人吹捧,成為「香港昂山素姬」,享有與昂山素姬同等的榮譽,卻不用害怕要吃昂山素姬所吃的苦頭,這豈不要比做個天天受氣捱罵的特首幸褔得多!走運的話,說不定還會獲得提名,拿個諾貝爾和平獎或者甚麼的,何「輸」之有?

話得說回來,要得到所有這些,不是完全沒有代價的。除了一般公眾人物在日常生活中要受到的掣肘之外,你若然要當反對派領袖,便要準備承受跟這個角色分不開的政治壓力。你會有很多熱心擁戴你的人,但也會有不少人激烈地反對你、不放過任何機會攻擊你。你會不斷聽到恭維的聲音,但難聽的說話也一定少不了;你很高興有人為你塗脂抹粉,但塗污抹黑也一定避不了。這是最起碼的代價;至於當反對派領袖而與中央政府交惡的政治後果,則很難準確評估了。

這些代價,對未有受過選舉洗禮、終身事業建立在建制裏的陳方安生來說,比「輸不起」重要得多。希望捧她出來參選的泛民主派,可以承諾給她多大的支持、為她多做積極的工作,但他們沒法替她減輕投身反對派要付出的政治代價。想吃鹹魚,又怕抵不得渴,要下這決心,着實不容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