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鈺成其事

知所進退

5/5/2014   AM 730  《鈺成其事》

《論語》有這段故事:子路在城門外過夜。早上開城門的人問他從哪裡來,子路說,是從孔子那裡來的。開門人回應說:「就是那個知其不可而為之的人嗎?」(《論語‧憲問》)

許多學者都認為,「知其不可而為之」七個字概括了孔子一生行事風格,點出了孔子堅韌不拔、熱心救世的可敬精神,代表了儒學骨幹。更有人拿它和莊子說的「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作比較,認為「安之若命」是消極的態度,等於「知其不可而避之」或「知其不可而逃之」,不肯迎難而上。

但也有人指出,古代的儒學大師大都不認同孔子是「知其不可而為之」。例如朱熹和張居正都認為,這句話是不了解孔子的人對孔子的譏諷,即是說,它的含義是貶多於褒,並不是對孔子公道的評價。贊同這觀點的人認為,「知其不可而為之」其實是愚蠢的行為,孔子絕不是這樣的人;他一生所做的事,從杏壇講學到周遊列國,都有清晰的目標,而他自己完全相信這些目標是可以達到的,決不是「知其不可」。

這兩種理論孰是孰非,自可作為學術論題加以探討。從教育目的出發,大都不會對「知其不可而為之」予以譏笑,寧願給它賦予正面的意義,把它理解為意志堅定、在困難面前絕不畏縮的精神。古今中外有不少格言諺語,都教人只要意志堅定,「不可」也會變成「可」。

然而,閱歷豐富的人當會明白,一面倒的「知其不可而為之」,不一定是成功之道。對「知其不可奈何」的事安然接受,泰然處之,不至耿耿於懷,鬱鬱於心,其實是豁達明理的表現,不一定屬於消極的處事態度。真正成功而心境開朗的人,應該懂得「知其可而為之,知其不可而安之」。

當然,不論「知其可」或「知其不可」,關鍵在於這「知」是否準確判斷。把不可誤以為可,會碰個焦頭爛額,無功而退;把可誤以為不可,則會坐失良機,一事無成。上世紀中開始流行的《寧靜禱文》說:「神賜我寧靜,以接受我不能改變的;賜我勇氣,以改變我能夠改變的;賜我智慧,以辨別兩者。」誰擁有懂得辨別「能」與「不能」的智慧,誰就是成功的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