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事務

曾鈺成 皇仁生對談

2011年12月13日《明報 – 教得樂 》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議員十分重視與青少年加強溝通。自2008 年10 月底起,曾鈺成抽空邀請中小學生茶,分享擔任立法會主席的點滴,以及鮮為人知的趣事。本欄不定期刊登。

遷入立法會綜合大樓後,曾鈺成首次舉辦與立法會主席暢談活動,今次請來皇仁書院學生。學生就議員行為、「鐵票」與民意,以至學制提問,曾鈺成直話直說,學生發現平時認真嚴肅的曾主席,也有生鬼一面。

議員的行為

1  學生:現時部分立法會議員行為較激進,你如何和他們相處?你們平時的交情也不錯嗎?

曾鈺成:議會內議員的一些行為較激進,這只是他們表達意見的一種方法。議會內議員必須遵守議事規則,確保會議順利進行,如果違反議事規則的行為,我作為主席便要加以制止,有需要時會命令那些議員離開會議廳。各議員平時也很樂意和我交談,交流想法。基本上所有議員都是善於和樂於與持不同意見的人士溝通的,這是議員必備的能力。

傳媒報道立會工作

2  學生:談到議員的激進行為,傳媒普遍有一種「報憂不報喜」的現象,即是傳媒普遍報道議員的激進行為,忽略了他們平日的工作,令市民對他們的工作認知不足,造成誤解,你如何看待這種現象?

曾鈺成:事實上同學所提及的現象並不嚴重,傳媒作報道時是能夠掌握尺度分寸的,議會上縱然是有一些「出位」行為,但傳媒並非必定一一報道,公眾只能在直播時看到有關片段。但我同意議會有很多工作未獲報道,這是因為傳媒須考慮報道內容是否公眾感興趣的題材。傳媒將事情簡單化、極端化的情,在本地和外地都有。長篇大論大多不會獲報道,即使有,讀者亦不願收看。傳媒作為商業機構,必須顧及銷路,顧及公眾對傳媒的要求。不過,傳媒亦可以引導公眾更嚴肅地考慮問題,儘管市場的壓力是存在的。

「鐵票」與民意

3 學生:有輿論指政府在某些具爭議的議題上,經常因為自己在立法會內坐擁建制派「鐵票」而忽視民意,請問曾主席對這個說法有何看法?

曾鈺成:立法會議員代表商界利益的只佔少數,支持政府的政黨亦須依靠基層支持才可以取得議席,要向選民交代,不可能盲目支持政府的議案。如果政府的議案明顯對基層和大多數市民不利,議員仍執意支持,或者偏幫商界的話,那在下屆選舉中,必定得不到選民支持。即使立法會不是全部由普選產生,但民主的力量亦已在現時機制中顯現,如果公眾對某項議案有強烈的反對意見,議員是不會違反民意去支持的。

看高中學制

4  學生:身為高中學制的同學都有不少壓力,首先未有太多歷屆試題參考,大家都頗徬徨。再者,有一定的教學時間要用在其他學習經歷和校本評核上,或多或少影響學習質素。我們同意學習經歷和校本評核有其效用,但面對公開試的龐大壓力,連教學時間也不夠,老師唯有匆忙教書,我們希望時間可以專注在學業上。

曾鈺成:我從1960 年代起投身教育,觀察本地教育發展40 多年,並有不少機會到外地考察教育制度。我看到,教育和考試的關係確存有永恆的矛盾,任何教育家都同意教育不是為考試服務,但考試卻又必然要存在,考試是檢討教育成果的機制,是分辨年輕人出路的方法,同時又成為了重要的關卡。過分重考試,卻會影響教育質素。其他學習經歷和校本評核的出現,便是為了在考試以外,更全面評核學生的能力,但要確保這些制度公平準確,又出現了相應的評核監察,對學生來說,可能變成了另一種考試。

學生:很多師兄害怕高中學制,紛紛到外國升學,外國學制又的確讓學生有更全面的發展,曾主席會否認為這是高中制度的失敗?

曾鈺成:事實上,有不少研究資料顯示,香港學生的能力不比外地學生遜色,香港教育制度同樣能照顧學生的全面發展。要評定高中學制課程內容的成效,現在言之過早,但以年期銜接來說,三年高中制度應更能與世界各地的教育體制接軌。

學生暢談後感

劉泊佐(中四)

剛剛在會議室坐下,大家都有些緊張,心想這會議一定十分嚴肅。待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步入房間,他一坐下便問道: 「有沒有吃的?

」這一問使原來緊張的同學都稍稍放鬆。這次活動十分有意義,獲得許多信息,還認識到立法會綜合大樓的內部結構。

張匯豐(中四)

今次暢談令我大開眼界,獲益良多。雖然只問了4 條問題,但曾主席用心的回答令我感觸良多。特別令我驚訝的,是曾主席扮黃毓民議員說話。他除了平時認真嚴肅的一面外,原來還有生鬼的另一面。

鄭皓鍵(中四)

立法會上的曾主席神情莊嚴,總給人高高在上的感覺。此時此刻的他宛如慈祥的老人家,距離瞬間變近。主席帶出了鮮為人知的事物,好像他與激進議員的關係是不是如我們所想般僵硬呢?又主動談及對學制的看法,令我反思及改變了對學制的看法。

黎耀文(中五)

對立法會的運作、議員之間的相處,有更深入了解,曾主席又分享他對三三四學制的看法。我們十分緊張,可是他的幽默,使我們放鬆,大家都容易暢談起來,也能更清楚及貼切地明白認識立法會!

何頌平(中五)

這次令我們這些「井底之蛙」大開眼界。了解到立法會的日常運作,議員的關係,及他對學制的看法。不足一小時的討論令人意猶未盡。

范浚維(中五)

立法會是商討立法的莊嚴地方,參觀立法會實是認識香港法治的良機。對話使我對「自由」和「責任」這兩個核心價值的了解更深刻,亦明白香港如何秉持這兩個價值。之外,曾主席亦有詼諧一面,使我們於趣味中受啟發。

20111213_MP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