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立法會事務

殘障人士也可當領袖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繼續抽空與學生茶敍,今次請來香港紅十字會雅麗珊郡主學校的中五同學。他們有不同程度的肢體殘障,但每位同學都準備充足,絕不怯場,踴躍地向曾主席發問,而這亦是曾主席首次與身體有障礙的同學會面茶敍,可說別有意義。

小班教學利弊須探討

我還記得有一位我很敬重的朋友曾經對我說過,人生有兩個「必修科」:第一科是我們要學懂自立,因為當我們長大後,再不可以依賴父母的照顧,而是要靠自己所獲得的知識及技能養活自己,甚至照顧家庭。另一個科目是學習處理人際關係。如果我們不妥善處理人際關係,成為不受歡迎的人,我們也很難過活。

曾鈺成與小學生談政治

我不認為社會上有怨氣是不正常的現象,因為近兩三年來,香港的經濟表現未如理想,市民生活質素可能會受到影響,加上不少人覺得貧富懸殊問題嚴重,社會出現不公平的情況,怨氣自然會產生,甚至持續增加。我想各方面包括政府及議員都要盡力幫助有需要的市民,以消除社會上的怨氣。

堆填區事件不影響行政立法關係

我認為事件不會影響行政立法關係,因為雙方都是依法辦事,當然大家是對法律條文有不同的理解。我是按照自己對法律的理解作出裁決,批准議員動議議案廢除有關的附屬法例。政府如果認為我的裁決不當,可以向法院提出司法覆核,因為解釋法律,法院才是最高權威。至於要求法院裁決會否引起政治爭拗,就很難說,但整體來說我不認為會影響行政立法關係。

遇重要議題 立會加強保安

根據規定,立法會大會需要完成所有議程才可結束。立法會會議以前曾試過通宵進行,期間議員可在會議廳前廳休息;但由上兩屆開始,立法會議員就決定不再通宵開會。原因是不太健康,對採訪會議的記者朋友亦都不是好事。所以經過商討後,我們定了規矩,就是如果主席預計當天凌晨12時前完成不到處理所有的會議議程,主席就會在晚上大約10時許宣布暫停會議,第二天早上再繼續。自從訂立新規矩後,就沒有議員需要在大樓留宿了。

開會遲到早退 議員未必是偷懶

根據立法會的慣例,主席不會參與辯論及表決。無論我多麼支持或反對某項法案或政策,我都不會投票和發言。正因為這個原因,我曾收過不少選民的來信,批評我沒有為他們發聲,指當初選我入立法會,就是希望我能在立法會為他們反映意見,為何現在既不發言又不投票,這是對不起他們的。我惟有回覆他們,希望他們能夠理解我當主席,是用了其他方式為市民服務。

議員間沒有「不必要的矛盾」

如果你們覺得立法會嚴肅,不如說立法會是莊嚴的。莊嚴的意思就是公眾對議員有信心及有一定的期望,認為議員是會用心地去處理市民所面對的問題,不是鬧玩的。我同意可能有些議員的表現,會令同學們覺得立法會的紀律有問題,這是我們需要改進的。至於和諧,同學們可能覺得立法會經常有很多爭拗,但這是否就代表議會不和諧呢?有些公共政策例如最近獲廣泛討論的最低工資、高鐵撥款及政制改革等問題,社會上都有不同的意見,所以作為市民代表的立法會議員對這些問題亦有不同意見,甚至就此展開激烈的辯論,是自然的事,因為議員們其實是反映了社會上有不同的聲音。如果和諧的程度是要去到政府無論提出甚麼,每位議員都說好,全部都贊成、支持,我想市民都未必希望是這樣。

不同政黨應互相尊重

在民主社會,要發展民主,大家都應要有民主的素養,民主的氣量。大家政見不同,為了鮮明地表達自己的立場或主張,議員在會議廳進行辯論時,確實會唇槍舌劍,據理力爭,甚至會用盡一切說話的技巧及尖銳的言詞以求壓倒對手,但這不等於要將對手當作是自己的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