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與學生暢談

議員間沒有「不必要的矛盾」

如果你們覺得立法會嚴肅,不如說立法會是莊嚴的。莊嚴的意思就是公眾對議員有信心及有一定的期望,認為議員是會用心地去處理市民所面對的問題,不是鬧玩的。我同意可能有些議員的表現,會令同學們覺得立法會的紀律有問題,這是我們需要改進的。至於和諧,同學們可能覺得立法會經常有很多爭拗,但這是否就代表議會不和諧呢?有些公共政策例如最近獲廣泛討論的最低工資、高鐵撥款及政制改革等問題,社會上都有不同的意見,所以作為市民代表的立法會議員對這些問題亦有不同意見,甚至就此展開激烈的辯論,是自然的事,因為議員們其實是反映了社會上有不同的聲音。如果和諧的程度是要去到政府無論提出甚麼,每位議員都說好,全部都贊成、支持,我想市民都未必希望是這樣。

不同政黨應互相尊重

在民主社會,要發展民主,大家都應要有民主的素養,民主的氣量。大家政見不同,為了鮮明地表達自己的立場或主張,議員在會議廳進行辯論時,確實會唇槍舌劍,據理力爭,甚至會用盡一切說話的技巧及尖銳的言詞以求壓倒對手,但這不等於要將對手當作是自己的敵人。

民建聯為選票拒盲目保皇

我認為若能做好每一份工作,對社會都一定是會有貢獻的。立法會主席的職責,就是要確保立法會能夠順利運作。《基本法》列明立法會的職權包括制定法例,審批政府開支建議,以及監察政府工作。以一場足球比賽作為比喻,立法會主席的位置與其他議員不同的地方,就是不會直接「落場踢波」,但就要令球賽能夠順利進行,即是要確保議會順利運作,令每位議員都能發揮監督政府施政的角色,以符合市民的期望。

曾鈺成:主席如球證 議員如球員

立法會議員和主席就像足球比賽中的球員和球證。香港的立法機關參考英國國會的制度,主席在主持會議時為了要保持公正中立,不偏不倚,故不會參與議會的辯論;而議員則可以在會議中就各項議題暢所欲言,表明立場。不過,議員和主席的工作亦有相同的地方,好像所有立法會議員,包括主席,都要負責輪流當值接見市民,聽取市民的申訴。

曾鈺成:做錯事便要認錯

近日我在街上重遇一位我的舊學生。當年他上課時很頑皮,有一天更在課堂內大發脾氣,使我生氣極了,於是我狠狠地在全班學生面前大罵了他一頓。後來想了一整天,我心裏很不安,後悔自己罵得有點過火。翌日,我到課室上課時硬着頭皮,先向全班同學道歉,然後才正式開始講課。想不到下課後,那位同學竟流着淚對我說:『老師,對不起!』。其實,我覺得每一個人都有善良的一面。不過,做錯了事便要認錯,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我在之後的政治生涯中,常常也有想到這道理。

曾鈺成:主持會議戰戰兢兢

其實我真的沒有甚麼魅力。現在於立法會內,分有兩大陣營:泛民主派及建制派,並以建制派的議員稍佔多數,約佔六成議席。在選立法會主席時,泛民主派及建制派都會各自派一位議員出來競選,我是建制派的候選人,可能是建制派的議員都選我吧。這有可能因為我是建制派議員中議會年資較長的一位,他們大概是敬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