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香港仔》從心所欲

只患不均

按政府當局的指示,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的職責,是要為增闢土地凝聚社會共識;至於覓得的土地怎樣發展,用來興建住宅單位、商業樓宇和公共設施的面積各占多少,住宅單位中公營和私營又各占多少,都不是專責小組要考慮的問題。可是,在由專責小組發起的「土地大辯論」裡,市民表達的意見,不少都認為「怎樣增闢土地」和「怎樣使用土地」兩個問題不能分開來考慮。

政治樸克

自特朗普今年3月透露有可能跟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會面以來,過去兩個多月,「特金會」幾乎每天都是國際新聞的頭條。開頭一段時間,特朗普對會面日期和地點故作神秘,讓人們玩猜謎遊戲;答案揭曉後,他又交替地發放有利和不利的訊息,另人們對會談成果患得患失;到會面的準備工作似乎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特朗普又忽然寫信給金正恩,說會面取消了;過不了兩天,他又出來告訴大家,會面還是有可能如期舉行!這段期間,整個國際社會的喜怒哀樂,好像都要隨著特朗普每天說甚麼話而變化。

AI道德

最近,在谷歌舉辦的名為「Google I/O」的網絡開發者年會上,谷歌做了一個人工智能(AI)新產品演示。新產品是名為Duplex的AI,它可以提供私人助理服務,為主人打電話安排約會。它的主要賣點,是說話酷似真人:谷歌播出的兩段電話錄音,是Duplex分別打電話到一家髪型屋約時間,以及到一間餐館訂座;人們聽到Duplex的說話,不但語音完全沒有機械人的味道,連表示等待或遲疑的停頓和沉吟,都十分自然,與真人無異,令在電話另一方的人,沒法知道自己是在和AI通話。

妥協政治

「政治是妥協的藝術」這句話,有人認為是至理名言,也有人強烈反對。贊同這句話的人大抵認為,「政治」是要在互相矛盾的利益中找到平衡,沒有一方可以「全勝」,所以必須妥協。反對者則認為,「政治」就是要分清是非、正邪、對錯;「妥協」就是投降,就是放棄信念、出賣原則、背叛立場。

何必曰利

我們都讀過《孟子》裏這一段:孟子見梁惠王。王曰:「叟!不遠千里而來,亦將有以利吾國乎?」孟子對曰:「王何必曰利?亦有仁義而已矣。」

許多人會認為孟子這段話今天不適用了:如果有一個「現代孟子」叫各國政府只講仁義,不講利益,誰會聽他?文在寅和金正恩在板門店的「世紀之會」,有可能只談仁義嗎?稍後特朗普與金正恩會面,各自想的不也是「有以利吾國」嗎?

人類優勢

史蒂芬霍金除了擔心高智慧外星生物會給人類帶來毀滅性的災禍之外,對人工智能的發展也抱有很大戒心。他警告說,人工智能可能帶來人們不願看到的後果,例如生產自主武器、引發經濟災難,以及製造出具有自己意志的機器,與人類發生衝突。不少從事創新科技的人,都有類似的憂慮,尤其在「深度學習」出現之後。

異類歧視

上月去世的英國著名物理學家史蒂芬霍金發表過很多有關宇宙演化和人類發展的理論和預測,其中一番頗受爭議的論斷,是說外星人(有智慧的外星生物)可能真的存在,而一旦他們來到地球,對我們帶來的將是毀滅性的災難。霍金說:「地球人遇上外來的先進文明,就像美洲土人遇上哥倫布,結果很不妙。」

不羨流星

他沒有成家,多年來過著獨居的生活。他沒有讀大學,年輕時入了政府當一名低級公務員,一直做到退休。他生活儉樸,吃和穿從不講究,甚少出外旅遊。他不喝酒、不賭博,吸煙也早戒了。他的唯一嗜好是收集破爛;我們小時,他經常會檢來一些破了的玩具或者壞了的小機械,修好後送給我們。我們長大了,他修好的玩意送不出去,便留在自己家裏;數十年積累,他的家成為雜物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