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星島日報》雙龍會

煽情口號淹沒理性討論

政府發表開徵「商品及服務稅」的諮詢文件,已預計會遭到強烈的反對。財政司司長唐英年強調,政府並不是認為現在就要引進這個新稅項,但認為現在是討論稅基問題的適當時機,因為目前香港經濟正蓬勃增長,失業率下降,且通脹溫和,而前幾年在金融風暴後暴露出來的稅基狹窄的風險,人們記憶猶新。唐英年呼籲社會各界,平心靜氣、客觀和理性地討論諮詢文件提出的問題。

不怕輸不起只怕代價高

話得說回來,要得到所有這些,不是完全沒有代價的。除了一般公眾人物在日常生活中要受到的掣肘之外,你若然要當反對派領袖,便要準備承受跟這個角色分不開的政治壓力。你會有很多熱心擁戴你的人,但也會有不少人激烈地反對你、不放過任何機會攻擊你。你會不斷聽到恭維的聲音,但難聽的說話也一定少不了;你很高興有人為你塗脂抹粉,但塗污抹黑也一定避不了。這是最起碼的代價;至於當反對派領袖而與中央政府交惡的政治後果,則很難準確評估了。

是誰生火教相煎?

香港早已形成了兩個互相對立的政治陣營,一個是泛民主派(有時被叫做「反對派」),另一個是泛愛國派(有時被叫做「親中派」、「親政府派」或者「保皇派」)。民主和愛國,本來不應互相排斥;可是由於不幸的歷史和現實原因,這兩大陣營處於互相排斥、互相對立的關係。

法官結社自由不能限制?

「國際司法組織香港分會」把「司法獨立」解釋為司法機關是獨立王國:任何人尤其是立法會議員,對司法機關的表現或者個別法官的行為提出質疑或者要求,就是「干預司法獨立」。如果他們真的相信民主,請他們去問問市民,要不要這樣的「司法獨立」?

先圖後表 按圖定表

策略發展委員會轄下的「管治及政治發展委員會」上月底舉行的最近一次會議,對過去半年有關普選原則和概念的討論作了一個總結。會後,「泛民主派」人士批評總結文件沒有提及普選時間表;政制事務局局長林瑞麟和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劉兆佳則表示,有關政制發展的討論應該「先圖後表」,即先就政制怎樣走向普選的「路綫圖」尋求社會共識,然後才訂定推行的時間表。

公眾不信政黨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畫」公 布市民對「十大政治團體」評分的最新結果,過去一直高踞榜首的四十五條關注組,變身為公民黨後,評分即下跌至第三位。這現象引起各種不同的評論。有人認為公民黨對一些公共政策的取態比民主黨更偏激,因而失去了四十五條關注組的一部分支持者;有人認為公民黨與中央政府沒法溝通,與特區政府的關係又十分惡劣,令人覺得只是另一個反對黨。公民黨的議員湯家驊則認為,公民黨評分下跌,是因為「成立至今不斷遭人抹黑」。

社會認同政治聯繫是私隱嗎?

公眾要求政黨公開全部成員名單,並不是沒有很好的理由的;以維護私隱權作為隱瞞黨員身分的理據,只怕公眾很難接受。至於說公開政黨成員名單便會侵犯市民的結社自由,更加站不住腳。事實上,對於民主黨拒絕公開名單,公眾輿論毀多於譽,令民主黨近期已不斷下降的聲望又再受挫。何議員以及民主黨領導諸公是否應該反省一下,他們今天的認知和心態,有沒有跟社會脫節了呢?

再論公民黨的躲閃

公民黨為要替兩位特委、暫委法官入黨辯護,不但指法官參加政黨不會影響司法公正,更正氣凜然地聲言法官參與組黨是行使結社自由。上星期我在本欄指出,假如公民黨真的認為法官參與組黨是理直氣壯的事,開頭就不用神神秘秘、躲躲閃閃,直到被傳媒揭發後,才搜羅理據出來辯護。

倘理直氣壯何須躲閃?

公民黨成員名單曝光,當中有一位高等法院特委法官以及一位區域法院暫委法官,引起一番爭議。公民黨立法會議員吳靄儀日前發表文章,認為「無論地區性的法官守則,或是國際的司法獨立宣言,都明文保障法官的基本人權,不限制法官參加政黨」。

公務員文化抗拒「親疏論」

「政黨中立」這個說法,有的人可能覺得很新鮮。事實上,在政黨政治成熟的體制裏,所謂「公務員政治中立」,指的就是「政黨中立」。政府換屆,可能換了一個政黨執政,但公務員隊伍卻保持穩定。為要保證執政黨的更替不會影響政府的有效管治,公務員與各政黨的關係便不能有親疏之別:不管哪一個政黨在朝,公務員都要忠實地執行政府的決定。這就是公務員「政治中立」或者「政黨中立」的真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