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仔》從心所欲

救救孩子

2020年4月27日 香港仔《從心所欲》

全港學校停課已超過三個月。全世界很多地方都一樣,在新冠肺炎疫情下學校被迫停課;但香港有特殊的問題:在疫情爆發之前,社會已經歷了半年動亂,很多學生已沒有過着正常的學校生活。

很多青少年學生,包括初中甚至高小的學童,在反修例風波中捲入了各種形式的社會行動,從和平集會到違法暴力行為;在涉及刑事毁壞、擲汽油彈、縱火、傷人等嚴重罪案中被捕的示威者,有不少是青少年學生。在那段正邪混淆、是非難辨、社會撕裂、暴亂不止的日子裡,全港青少年學生當中,多少人的思想和行為發生了重大轉變?多少人跟家庭和學校關係疏離甚至決裂?

疫情爆發,學校停課之後,教育當局勸勉學生「停課不停學」。但由於學生都不回校上課,有多少學生其實已經停了學,教育當局無法統計,甚至學校也弄不清楚。不少學生更在反修例風波中離開了家庭,現在根本沒可能「在家學習」。這些停課又停學、離校又離家的青少年,有人估計可能數以千計。他們目前是什麼狀況,生活問題怎麼解決,日子怎麼過,誰會去關心呢?

這些停了學的青少年,如果走上犯罪的歧途,一點也不奇怪。在參與反修例的暴力行動中,他們樹立了一套自己的價值觀念:任意砸爛地鐵站的設施、搗毀商場和店鋪、堵塞公路,成為英勇的行為;對表達不同意見的人「私了」,予以欺凌、侮辱、毆打甚至給對方造成嚴重人身㑥害,成為正當的手段。跟自己一起去做這些事情的是兄弟;負責執法的警隊是敵人。社會上一些政治人物不斷給這些青少年灌輸這樣的信念:政府是壞的,反政府是正義的;為了達到抗爭的訴求,採取什麼手段都是合適的。

在抗爭搞得激烈的時候,有人為他們提供充裕的資源,他們的生活需要包括衣食住行都得到很好的照顧。當這些照顧難以為繼,而他們又無家可歸,或者有家不歸,他們便要用各種辦法解決生活問題,很容易成為犯罪集團的利用對象。近期青少年干犯嚴重罪案顯著增加,起碼一部分是反修例社會動亂的後遺症。

文憑試開考,大家都關心應試的學生;但更需要社會關心的,是停了學、對文憑試毫無興趣的青少年。(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