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回憶錄:主席八年 》

敗選解咒

2019年5月21日  信報《曾鈺成回憶錄:主席八年 》

選立法會主席,首先要當選立法會議員。

回歸以後的首三屆立法會選舉,我都在九龍西選區贏得議席。至2008年的第四屆選舉,民建聯決定讓已打穩地區工作基礎的李慧琼去奪取九龍西的議席,可說穩操勝券。如前文說過,民建聯同時決定我轉到港島區,和蔡素玉合組名單參選。馬力逝世後,民建聯在港島餘下蔡素玉一名議員。2008年如果在港島只保住蔡素玉的議席,沒有難度;但要取回兩個議席,便要打一場硬仗。

換一個說法,民建聯在港島區的候選名單裡排第一的候選人,幾乎肯定贏得議席;排第二的卻有落選危機。我和蔡素玉應該誰排第一、誰排第二?蔡素玉有很好的理由應該排在前面:她已是連續兩屆港島區立法會議員,在選區裡有實在的服務成績和經驗,而我是剛從九龍西轉過來空降的;更重要的是,我如果當上立法會主席,就不可能完全履行一個地區直選議員對自己選民的責任。如果只有我贏得議席,就等於民建聯沒有一個為港島區選民服務的立法會議員,這對民建聯在區內的發展自是十分不利。

另一方面,我要爭取出任立法會主席,已成為民建聯決策層確認的目標;如果我贏不到議席,這目標便告落空,沒有補救辦法。為保證我成功當選為新一屆立法會議員,唯有把我排在名單的首位。過去這些年,我也不時會想:假如我在2008年的選舉裡排在名單第二位,於是落選了,後果會怎樣呢?對我和其他人是禍還是福?誰會成為立法會主席?我丟了議席,會加入政府當官嗎?還是就此告別政壇?

這些都是空想。事實是我排在蔡素玉的前面。這對蔡很不公道;很多她的支持者對這安排都表示不滿。我們的競選團隊唯有全力拼博,力爭為蔡素玉贏得第二席。我當時有一種僥倖心態,我相信蔡素玉是個福將:2000年她排在程介南後面出選,選舉前有傳媒爆出程有「以權謀私」行為,成為選舉醜聞;但團隊力拼之下,仍取得兩個議席,程當選後被迫辭職,蔡素玉的議席不受影響。2004年她排在馬力後面,馬力在選舉期間驗出患了重病,很多競選活動都要缺席;團隊力拼之下,一樣取得兩席,馬力在任內離世,蔡素玉仍留在議會裡。我想,前兩次的惡劣環境下,民建聯在港島的名單依然可以贏得兩席,讓第二位的蔡素玉成功當選;這一次也不會例外吧?

殊不知對該兩次先例,蔡素玉有不同的看法。她不只看到自己兩次都成功當選,更看到每次排在她前面的拍檔,都在選舉時惹了禍,當選了也不能完成任期。她擔心我也要遭到同一命運。在選舉裡,她採取了她力所能及的辦法,試圖解除這「魔咒」。最後,我們的名單只贏得一個議席,她被淘汰出局。她泰然寬懷的反應令很多人感到詫異。其實她真的放下了心頭大石;她終於破解了「魔咒」,為我免除了災禍,這對她比贏得議席更加重要。我由衷地感謝和敬佩這位心地善良的選舉拍檔。

她結束了她的從政生涯中的一章,打開了我的從政生涯最後一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