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回憶錄:主席八年 》

忽然大熱

2019年5月16日  信報《曾鈺成回憶錄:主席八年 》

第一個勸我不要做立法會主席的人,是范徐麗泰。

在曾蔭權向我建議考慮競選立法會主席的前後,民建聯已為2008年的立法會選舉作最後部署。民建聯本來在2004年贏得9個地區直選議席:在九龍西一席;在其他選區,包括港島,各有兩席。可是,在港島區佔有一席的民建聯主席馬力2007年8月不幸病逝,議席在補選中由陳方安生奪得。民建聯認為,要在2008年選舉中取回港島區兩個議席,最有勝算的安排是由我和當區的蔡素玉議員合組名單出選。我沒法反對這個意見,唯有打消了不再參選的念頭。

既然要留在立法會,我便認真考慮競選主席的可能性。我去找范太,徵求她的意見。她聽了我的想法之後,立即表示不贊成我去做立法會主席。她說,我是民建聯在議會裡的主要「炮手」,最擅長的是辯論;做了立法會主席,便自動滅了聲,對我、對民建聯甚至對整個建制派都沒有好處。她說,她不是懷疑我的能力,不是擔心我當立法會主席不能勝任;但是,在建制派裡要多找一個有辯論能力的議員,比找個立法會主席人選更艱難。

范太的話讓我思考良久。過去這些年,我不時都會想,假如我當日聽從了范太的忠告,那麼我自己、民建聯以及立法會在這些年的發展會有甚麼不同呢?是好一些還是壞一些呢?我不敢肯定。不過,我沒有聽從范太的勸告,還是決定去選立法會主席。我不得不承認,當中有虛榮心作祟:畢竟立法會議員有幾十個,主席只得一個,主席的身分比議員高了幾級。同樣重要的,立法會議員我已做了足足10年,自忖再多做一兩屆,也很難有突破性的進步和成就;難得有機會接受新挑戰,怎能輕易放過?

我擔心的是自由黨的態度。立法會內外幾乎所有人,都已認定劉健儀是下一任立法會主席;如果我要出來和她競爭,會不會觸怒了自由黨,破壞了民建聯和自由黨的關係,甚至造成建制派的分裂?我私下決定:如果自由黨堅持要由劉健儀當主席,我便退出角逐算了。誰知自由黨知道我有意選立法會主席,竟然一點也不抗拒,反而如釋重負,因為不用再為劉健儀是否轉戰直選傷腦筋。2008年2月下旬,劉健儀公開表示,換屆選舉時她將留守航運交通界角逐連任,為業界發聲,不會出任立法會主席。起初,不少人以為劉健儀是以退為進,爭取以功能組別議員的身分獲得支持出任立法會主席。至3月中,傳媒的注意開始轉移到我的身上,我忽然被視為下屆立法會主席的大熱人選;更有評論煞有介事地分析說,中央政府早就選定了我來接范太的班。

如果我說,在考慮角逐立法會主席的過程中我完全沒有跟中央政府溝通,大概沒有人會相信。2008年初,一位主管港澳事務的中央官員對我說:「你有三個選擇:一是做局長,二是做立法會主席,三是繼續做立法會議員。」我說:「我還有第四個選擇:甚麼都不做,退下來。」他沒望我一眼,回應說:「我未退,你退?」

我已經知道我的選擇是甚麼,雖然我當時沒有說出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