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回憶錄:主席八年 》

改變初衷

2019年5月14日  信報《曾鈺成回憶錄:主席八年 》(一)


2016年7月15日,第五屆立法會最後一次會議。高永文局長就《2016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發言結束時,已是晚上11時59分;我要在一分鐘內說完要說的話。

以下是我在立法會主席座位上說的最後一段話:「在我最後一次宣布休會前,我想向大家說兩句話,雖然我相信,我說的很多議員都不會同意。第一,能夠在這精彩的議會擔任主席8年,是我很高的榮譽、很大的享受。第二,我相信,我真心相信,議會裡的每位議員都是用自己的方式為香港服務。這是我的肺腑之言。 祝福香港,香港一定要贏!」

這都是由衷之言,是我當了8年立法會主席的真正感受。這感受,我起初完全意想不到。

 

第一個叫我考慮做立法會主席的人,是曾蔭權。

2007年,曾蔭權的事業和人氣都達到了頂峰。那年3月的行政長官選舉,他擊敗了來自民主派的挑戰者梁家傑,成功連任。曾蔭權在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投票中勝出,沒有人會感到意外;但在整個競選過程中,民調顯示他得到的支持度一直領先,以至當時社會上有這樣的說法:即使是普選,曾蔭權也會勝出。中央政府大概也這樣看,所以放心給香港提出普選時間表,在該年底宣布,2017年香港可以普選行政長官。這成為曾蔭權推動政改的重大成就。

2007年7月中,時任立法會主席范徐麗泰突然宣布,她不會參加翌年的立法會換屆選舉。這立即在政圈裡引起對兩個問題的議論:一是她在港島區的議席會由誰奪得?二是誰會接任立法會主席?這兩個問題有密切的關係:最有可能接任立法會主席的人選,是自由黨副主席、立法會內務委員會主席、航運交通界立法會議員劉健儀。她是最資深的議員之一;作為內會主席,她不時擔任立法會代理主席,主持立法會會議的經驗無人能及。還有,自由黨和泛民陣營的關係很不錯,由劉健儀出任立法會主席,泛民不會反對。

劉健儀面對的最大問題,是如何處理她代表航運交通界功能組別的身分。她是公認最勤力、最認真的「業界代表」,維護業界利益不遺餘力。而她和自由黨都完全認同立法會主席應該保持中立的原則;一旦做了主席,她就不能再為業界發聲,不能再擔當業界代表的角色。她的唯一選擇,是轉戰地區直選。可是她從沒有直選的經驗;本來對她最有利的選區是港島,可以爭取接收原來支持范太的選票;偏偏葉劉淑儀又有意在港島出選,爭奪相同的票源,令她的勝算大打折扣。總之,劉健儀要循直選贏得議席,風險很高。

還有一個潛在的障礙:曾蔭權政府不放心讓自由黨人擔任立法會主席。

2007年一個冬日,曾蔭權找我到禮賓府,對我說:「明年立法會換屆,你如果依然有意加入政府,我很歡迎。不過,請你也認真考慮立法會主席這個職位。」

大半年前,曾蔭權籌組新一屆政府班子的時候,曾經邀我當局長,並表示我不用立即辭去立法會的議席,可以到明年完成本屆任期才加入政府。我當時沒有給他一個肯定的答覆,也沒有問他要我擔任哪一個職位,以及一年時間怎何以「虛位以待」。但這事卻加強了我在2008年不再參選立法會的想法:如果我要加入政府,首先要保證不影響民建聯在立法會裡的議席,那就要及早安排沒有我參選的部署,我不能等到2008年選舉前夕才表示不參選。退一步說,2008年我已是61歲,即使我不加入政府,從立法會退下來,也可以給自己一點空間,往其他方面發展。所以,當年5月我接受一個電台節目訪問時,便明確表示我不會參加2008年立法會選舉。

「我已說了不參加明年立法會選舉。」我說。

他不以為然。

「立法會主席也要選舉的。」我又說。

「你去選,怎會選不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