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仔》從心所欲

醫學霸權

2019年4月15日 香港仔《從心所欲》

醫務委員會本月初討論海外專科醫生通過執業考試後豁免實習的安排,四個方案全被否決。不論出現這表決結果的真正原因是甚麼,公眾當中最強烈的意見,是認為成員以醫生佔了多數的醫委會,又一次把維護醫生利益放在回應社會需要之上。

醫委會主席已公開宣布,下月舉行的會議將打破常規,就豁免實習方案再次進行表決;部分委員亦已表示同意。這或許意味着下月的會議有可能推翻上次會議的決定,通過一個海外專科醫生豁免實習的方案。到時,大家會否鼓掌歡呼,感謝醫委會從善如流,致力解決醫生人手不足的問題呢?

如果是這樣,或者甚至把注意力集中到醫委會的會議常規和投票方式的爭論,那就掉進了醫委會的圈套,被醫委會成功轉移了視線。所謂豁免海外專科醫生實習安排,其實只是小打小鬧,並不是甚麼偉大舉措。大家不妨仔細看看上次會議給否掉了的四個方案:它們之間的差別,對香港公共醫療服務的大局根本是微不足道;不論醫委會在下次會議決定採取的是哪一個方案,對增加海外醫生來香港服務、紓緩醫療人員短缺問題,效果十分有限;換一個說法,對本地醫生的利益,影響也是十分有限。

不少人已看穿了這個事實,不會滿足於豁免實習一類的小修小補,不會以為重新討論幾個豁免方案就證明醫委會幡然醒悟、改邪歸正。所以,有醫管局成員公開批評香港醫療體系的保護主義,「無所不用其極阻礙海外醫生來港執業」;有智庫建議香港仿傚新加坡,讓海外醫生免試來港執業;立法會更罕有地出現跨黨派的一致意見,主張修改法例,容許海外醫生來港執業,同時適當削減醫委會的權力。

政府在2016年嘗試修改《醫生註冊條例》,改革醫委會,增加其中業外委員人數比例,但遭到醫學界拼死反對。醫學界立法會議員不停拉布,政府被迫放棄修例。其後在新一屆立法會重提修例建議,但新的修改方案向醫學界讓步,維持了醫生代表在醫委會裡的比例優勢,「醫學霸權」未能撼動。

醫委會這次「無所不用其極阻礙海外醫生來港執業」;且看社會對的反響是否足以動搖醫學霸權的根基。(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