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仔》從心所欲

十年諍友

2018年11月26日 香港仔《從心所欲》

劉逎強病逝,我失去了一位諍友。

我認識劉迺強已差不多半個世紀。我們都畢業於香港大學,他比我後兩屆。我在港大畢業後到培僑中學當教師,這事引起了港大學生報《學苑》的興趣,派了兩個同學找我做了一篇訪問,在1970年3月的《學苑》發表,還附有幾幅由我提供的培僑師生活動的照片,這在當時的政治環境下,令很多人感到震驚,那篇訪問被指為「左派政治宣傳」。劉迺強向傳媒發表評論,批評訪問做得不專業、不客觀,給被訪者(即本人)利用了。我看到有關報道,便認定劉迺強對「左派」是抗拒、敵視的。

殊不知我再次遇上劉迺強的時候,他竟成了政治團體「匯點」的創會會長,在中英談判期間旗幟鮮明地支持香港「民主回歸」。我不知道是他對中國的態度轉變了,還是我先前誤會了他的政治立場;但無論如何,我很高興見到他支持中國收回香港。

劉迺強是第七至第十屆全國政協委員;我是第八至第十一屆,和他共事了3屆,15年(1993至2008年)。他是在會議上最積極發言的委員之一,而且言之有物,從不說套話、假話、空話;他特別關注政協委員怎樣在香港發揮作用,多次提出要在香港設立政協委員的辦事機構,可惜建議始終沒被接納。

劉迺強對我公開批評,是從我當選立法會主席之後開始的。他在報章專欄發表文章,反對我在競選立法會主席時提出的「三不」(不評論、不投票、不參加黨團)承諾,並且指出,我在立法會選舉中曾向選民作出競選承諾,選民有權要求我在立法會中發言、投票,落實我的承諾。他其後多次對我批評,針對的問題不限於我在立法會的表現。他質問,為甚麼我一當了主席,政治立場便模糊了。

劉迺強聽說我有意參選行政長官,便對我說:「我要不斷罵你,直至你放棄參選行政長官的念頭。」其實,我放棄參選,跟他罵我無關;我放棄之後,他似乎仍繼續罵。

儘管他經常不留情面地對我批評,但他沒有把我當做敵人。他給我介紹他周圍的青年朋友,讓我和他們交談;他又邀請我給他主辦的課程講課,明知我說的不是他愛聽的話。

我從來沒有罵過劉迺強,不論公開抑或私下。我跟很多人說,劉迺強發表的意見,包括對我的批評,有很多我不能同意;可是我對他是十分尊敬的,因為我相信他的真誠,相信他對任何人都沒有惡意。他是坦率地、熱切地說出他真正的想法。而他學問淵博、心思敏銳,當我很不同意他的看法時,我不敢肯定是他錯了,還是我錯。所以,儘管不同意,我不會對他的意見充耳不聞。他的批評,最少可以令我提高警惕,保持清醒。

劉逎強走了。我失去了一位十年來不斷對我監督批評的諍友。(完)

181126.JP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