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仔》從心所欲

取締有理

2018年7月30日 香港仔《從心所欲》

反對取締「香港民族黨」的人說,取締「民族黨」是打壓港人的言論自由。取締一個以「建立獨立的香港共和國」為綱領的政治組織,跟「言論自由」有甚麼關係呢?作出指控的人說,「民族黨」只是發表「港獨」言論,沒有分裂國家的實際行動。因為他們談論「港獨」便要禁止他們運作,就是打壓言論自由,以言入罪。

對於這說法,第一個反對的應該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他絕對不會承認「民族黨」成立兩年以來,只有言論沒有行動。他曾在多個場合誇耀「民族黨」的工作成績;為要在「兩年內令香港人全面敵視中國殖民者」、「五年內發展出可觀的勢力」,「民族黨」在過去兩年不但在街站和社交媒體不停地鼓吹「港獨」,而且滲透學校建立學生組織,又主動尋求境外政治團體包括台獨和藏獨組織的支持。這些行動,完全超出了「發表言論」的範圍。

這裏更談不上「以言入罪」:䇄今為止,沒有人因為發表了甚麼言論,包括「港獨」言論,而被「入罪」。警方提出的建議,並不是要把甚麼人治罪,而是要禁止一個以分裂國家為宗旨的組織繼續運作。除非在這個組織被依法取締之後,有人繼續以它的成員的身份,履行它的綱領,從事分裂國家、危害國家安全的活動,否則根本沒有人會被入罪。

又有人說,取締「民族黨」是「打壓結社自由」。可是,結社自由不是絕對的、不受任何限制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22條規定人人有自由結社的權利,但同時列出了這權利可以因若干理由而受到限制,包括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寧、公共秩序、維持公共衛生或風化、或保障他人的權利和自由等。警方建議禁止「民族黨」運作,是因為根據「民族黨」進行的許多活動,確信禁止它運作是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保護他人的權利和自由的需要。這完全符合《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規定。

有些人為「民族黨」辯護說,中國這麼強大,還要害怕一個小小的「民族黨」?為甚麼要打壓它?這是很奇怪的邏輯。假如有人走進銀行,當眾揚言要打劫,銀行職員報警把那人抓了;正常人可會為賊人辯護說,銀行的保險庫那麼牢固,還害怕一個小賊,要把他抓了?(完)

20180730.JP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