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鈺成其事

粵語地位

2018年5月14日 AM 730《鈺成其事》

本欄上一篇文章,似乎好些人沒有看懂。為澄清誤會,我在這裏簡單直接地說明我對粵語、「母語」和「母語教學」的看法。我認為:第一、絕大多數香港人的母語是粵語;第二、香港學校裏大多數學生的母語是粵語,推行母語教學,就是以粵語作為各個科目(除了外語科)的教學語言。

這是我一貫的看法,並非只是對近期有關爭論的回應。

近期的爭論,是由中文大學普通話教育研究及發展中心顧問宋欣橋的一篇文章引起的。文章說,粵語只是方言而不是語言,因而不能成為「母語」。宋先生又認為,「香港漢族人」的母語是漢語,而普通話是現代漢語標準語,所以普通話教育是最標準的「母語教育」。這些觀點,我當然不能同意。

宋先生的理論,完全建立在「粵語是方言而不是語言,因此粵語不是母語」這一命題上。推翻這命題,他的整套理論便不成立。

許多語言學者認為,「方言」和「語言」的區別,其實沒有嚴格的標準。普通話成為「現代漢語標準語」,是人為造成的:只是因為官方指定,而不是因為普通話本質上比粵語有甚麼優越性。復旦大學周振鶴、游汝傑兩位教授合著的《方言與中國文化》(上海人民出版社,1986)指出:「且不管大多數人所說的普通話都是帶有方言特徵的,就是標準的普通話也是『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的。北京話和北方話當然也是方言。」

粵語在香港一直享有正式語言的地位:行政長官發表施政報告、立法會議員就職宣誓、法官用中文宣讀判詞,用的都是粵語。粵語被指為「方言」而不是「語言」的主要理據,是它和現代漢語的書面語有差異。可是,粵語不但有自己的書面語,而且它和現代漢語的差異,並不足以妨礙它作為後者的口頭語:一個有文化的粵語人,拿起一篇現代漢語寫成的文章,可以毫不費勁地用粵語讀出來,任何其他粵語人都聽得明白。行政長官用粵語讀出的施政報告、議員用粵語讀出的誓詞、法官用粵語讀出的判詞,文字稿都是現代漢語。用粵語和現代漢語的差異來貶低粵語的地位,只是不懂粵語的人的偏見。

180514.jp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