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鈺成其事

誰說真話

2017年3月30日 AM 730《鈺成其事》

近日看新聞,想起魯迅這篇文章:

我夢見自己正在小學校的講堂上預備作文,向老師請教立論的方法。

「難!」老師從眼鏡圈外斜射出眼光來,看著我,說:「我告訴你一件事——

「一家人家生了一個男孩,合家高興透頂了。滿月的時候,抱出來給客人看,大概自然是想得一點好兆頭。

「一個說:『這孩子將來要發財的。』他於是得到一番感謝。

「一個說:『這孩子將來要做官的。』他於是收回幾句恭維。

「一個說:『這孩子將來是要死的。』他於是得到一頓大家合力的痛打。

「說要死的必然,說富貴的許謊。但說謊的得好報,說必然的遭打。你……」

「我願意既不說謊,也不遭打。那麼,老師,我得怎麼說呢?」

「那麼,你得說:『啊呀!這孩子呵!您瞧!那麼……。啊唷!哈哈!Hehe!He,hehehehe!』」(《立論》)

魯迅在1924年應邀到西北大學演說,同行的有一位報社代表,叫王小隱。魯迅看到,王小隱見到任何人都只是打哈哈,無論對方說甚麼,他都不表示贊成或反對,就是用幾聲「哈哈」回應。魯迅感慨說:「我想不到,世界上竟有以哈哈論過生活的人。他的哈哈是贊成,又是否定。似不贊成,也似不否定。讓同他講話的人,如在無人之境。」其後魯迅便寫了這篇《立論》。

這短文引起過很多討論,贏得不少讚譽。多數評論都認為文中「說謊的得好報,說必然的遭打」兩句話,有力地揭露和批判了中國社會黑白顛倒、是非不分的醜惡現象:人人愛聽好話、不愛聽真話,於是大家見面不是阿諛諂媚,就是嘻嘻哈哈。

不過,以「這孩子將來要死」作為「真話」的例子,並不恰當。人家慶祝孩子滿月,你當著主人家的面說孩子將來要死,這「真話」毫無意義,其實是詛咒;一個正常人,如果不是和主人家有仇,不會說出這樣的話。

或許有客人看到孩子會說:「這孩子的神態不對勁,要找個醫生看看。」如果這是真話,那才有意義;主人家聽了怎麼反應,可能關乎孩子的禍福。

這幾天出來說話的人,有恭維的,有打哈哈的,也有詛咒的。間中也有人說出有意義的真話,就看當事人聽了怎麼反應。

170330_AM730

1 reply »

  1. 以曾主席說的幾種狀況,我給自己打了個100分。但是,如果看當事人聽了怎麼反應,那就難說了,因為主動權在當事人手上,而且分數的高低取決於當事人的格局有多大,層次有多高——是但啦!haha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