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730》鈺成其事

墨面紅燈

2017年2月6日 AM 730《鈺成其事》

本欄上一篇文章發表後,我看到不少讀者的回應和猜測。在這裡作幾點補充。

首先,榮翁看了文章之後,立即給我指出,我先前為他修改的對聯,跟我在文章裡發表的並不一樣;榮翁說,他還是比較喜歡我最初那個版本。他提醒我,那是:「行到水窮當見路,坐看雲起好觀天。」不錯,我寫文章時故意把「當見路」改為「還見路」,「好觀天」改為「且觀天」,改變了原來的語氣,覺得會自然一點。

其次,除了修改榮翁的對聯外,我在前文中提出了從王維詩句「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演變出來的三副不同的七言對聯。正如多數讀者已看到,三副對聯依次是送給林鄭月娥、曾俊華和葉劉淑儀三位行政長官參選人的。這就把胡官遺漏了。這是我的疏忽,委實不該。抱歉之餘,讓我補送此聯給胡官:「行到水窮泥當水,坐看雲起石成雲。」各副對聯怎樣解釋,留給讀者們發揮創意。

最後,我以「一路紅燈衝霧靄」為上聯求對,並要求下聯須為魯迅詩句。有好幾位朋友提出《別諸弟》(三首之三)裡的「萬里長風送客船」一句。「萬里」對「一路」,「長風」對「紅燈」,「送客船」對「衝霧靄」,對類尚算可以;但第二、四、六字都撞了聲,這是不能接受的。又有朋友提出《惜花四律》(之一)裡的「四簷疏雨送秋聲」,對類平仄基本上都符合了。但嚴格來說,「秋」字在句中是形容詞,而上聯的「霧」是名詞;另「疏雨」對「紅燈」也不太合適。

最工整的下聯是「萬家墨面沒蒿萊」,多位朋友都想到了。魯迅這詩句原是形容日本侵華時中國人民的苦況,今天的中國當然完全是另一個世界了。可是,詩句的字面解釋——家家戶戶的人們在紛亂的環境下黑著臉,不但可用來描述時下的香港,而且是下一任行政長官必須正視的問題。中央政府在當下也要注意香港的社情民意,恰當處理行政長官選舉,勿讓「一路紅燈」換來「萬家墨面」。

魯迅這首《無題》詩的最後一句是「於無聲處聽驚雷」。這句話可賦予網絡時代的解法:最強烈最有衝擊力的意見,往往是在「無聲」的網絡世界裡傳播和接收的。

170206_am730.jp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