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訪問

曾鈺成:認真反省,實踐好一國兩制

2017年1月24日 《多維》 專訪

擔任兩屆立法會主席、香港第一大建制政黨民建聯創黨主席、資深成員曾鈺成,素來被認為是建制派中立場較開明的人物。在接受本刊專訪時,就近年來港人、泛民與中央政府之間的博弈以及一國兩制實踐等諸多問題,提出他的見解。

對於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稱一國兩制在實踐中出現問題是正常,對香港未來發展頗為樂觀,曾鈺成認為,這與民建聯以「亂」作為「香港年度漢字」的看法絕無矛盾。他指習近平是從一個比較宏觀、廣寬角度來理解香港情況,「香港回歸近20年,一國兩制在香港實踐所取得的成績舉世公認,這方面在2014年6月中國國務院發表《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中已有詳細説明。假如一國兩制不是在香港成功實踐,香港回歸以來不可能大部分時間保持穩定,經濟和民生有著平穩發展。」

別因實踐困難否定一國兩制

不過,曾鈺成續稱在一國兩制整體成功的前題下,習近平亦表示香港的一國兩制出現了新情況。他認為這種「新情況」包括2016年初發生在旺角街頭的警民衝突事件。他又指雖然相比起世界其他地方,旺角騷亂規模小,且沒有傷亡數字,但對於崇尚和平、理性的香港而言實屬罕見。緊隨其後,一些公然打著自決、港獨旗號的政治新丁在選舉中贏得不少票數,甚至當選立法會議員,這一連串事態發展顯然是不尋常,2016年的香港給人印象是亂確是無可厚非。但他強調,不論從哪個角度看,陸港兩地都不能因香港出現這些亂象就否定一國兩制,同時亦不能因為一國兩制在香港這些年來取得的成績,便以為萬事大吉,一國兩制絲毫問題也沒有。

談到香港近年來顯現的諸多社會問題以及暴力衝突事件,曾鈺成認為可從全球性和香港本身獨有的問題仔細分析。他指,從早前的英國脱歐,再到「狂人」特朗普(Donald Trump)當選美國總統,可見國際上出現一種反全球化、反精英、反建制的心態,而這種心態在成長過程中的年輕人身上分外明顯,一些發達國家或地區的人民不滿社會不公平及貧富懸殊等現象,因而出現種種衝擊社會的行為,這不單是香港所獨有。

不過,他在訪問中指出兩個香港獨有的問題:第一,香港政府的管治主要沿襲過去殖民時期「積極不干預」的施政理念。簡言之,政府對社會經濟發展干預得愈少愈好,結果使得香港的貧富懸殊差距愈來愈大,即便香港回歸以來經濟發展平穩,但社會上不少階層是未能分享經濟發展的成果,成為不少市民,尤其是年輕一代積怨的源頭。

其次,曾鈺成説一國兩制本是矛盾的統一體,隨著陸港兩地交往日趨頻密,「兩制」之間的矛盾亦會容易暴露出來:「比如全國人大常委會就香港立法會的宣誓事件作出釋法,已是兩地司法體系的一個很大矛盾。香港法律界人士甚難理解像人大這樣的一個立法機關來解釋法律,因為這對香港法律界而言完全是一個陌生的制度,他們抗拒是自然之事。這便是兩制矛盾之一。」

擁護一國兩制便是統戰對象

就近年來陸港關係方方面面變得敏感和緊張,這位年屆70的建制派元老擔憂兩地失去了自省的能力。曾鈺成強調自己非常認同習近平和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所有堅持一國兩制的言論,但對於部分負責港澳事務的內地官員,不時以訓示口吻指點香港事務表示憂慮,認為此舉反映出部分內地官員對香港問題失去耐性。他笑言:「一國兩制已在香港推行近20年,時至今日,這些內地官員忽然要求香港人對一國兩制再啟蒙,老是強調一國兩制不是平起平坐,中央給香港多少權,香港就有多少權等。他們説這些言論不但沒有意思,而且根本無助於陸港兩地建立一個能夠推進一國兩制發展的互信。對此,負責港澳事務的內地官員需要自省。」

不過他同時也指出,香港人需要反省有沒有妥善實行一國兩制,比如為有關國家安全的《基本法》第23條立法,香港確是有憲制責任去完成。因此,香港人不應老是埋怨中央不給香港普選,而是切實檢討自回歸以來是如何實踐一國兩制。同樣地,如果中央的憂慮不被香港人理解、接納,而近年來的香港政治衝突又印證中央的疑慮的現實性,這只會令兩地各執一詞,難以建立溝通去解決問題。

要令陸港關係重拾正軌,曾鈺成認為中央對香港需要統一戰線,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他不願猜測近日特首梁振英上京述職時,首次有中央統戰部長列座的原因,但認為統戰在香港的意義,便是擁護國家統一、擁護一國兩制者應是中共團結的對象,「既然中共是承認絕大多數的香港同胞是愛國愛港,那麼香港人又豈會支持港獨呢?即便北京現在容許香港人去普選行政長官,港人也不會選出主張港獨的特首。在香港最反共的人,包括被撤銷議席的兩位青年新政人士亦接受一國兩制是中共對香港的政策。近年香港政局出現一個令人痛心的現象,便是令原來可以團結的人,倒向敵對的另一面,這亦是我對現屆港府的管治理念最多意見的地方。」他更認為泛民不應視中共的統戰為洪水猛獸,而是應積極與中共建立溝通渠道,這樣方能重啟政改,為香港民主政制發展撥開雲霧。

陸港須放下壁壘分明的政治生態

對於近期中央不阻礙泛民人士申領回鄉證往返內地,有論者擔心會對傳統建制陣營造成影響,更有懷疑論者認為,中央向泛民伸出橄欖枝是對建制派未能好好團結香港的教訓。對此曾鈺成斬釘截鐵地否認,坦言具長遠目光的建制人士,必定樂意中央與泛民增加溝通,畢竟泛民在香港回歸以來的每次地區直選中都取得高票數,若是中央拒絕與泛民溝通,只會令香港市民遷怒於親中的建制派;相反,如果港人越是見到中央願意與泛民溝通,則越會對建制派的抗拒程度降低。他明言一國兩制要成功走下去,必須改變當下香港壁壘分明的兩極政治生態,更指上一次政改失敗其實是可以避免,究其原因,在於當時不論是中央還是泛民人士均錯判政治形勢,把話説盡了,以至雙方沒有轉彎餘地。所以,要是中央能夠加大與泛民溝通,不但會增加建制派的活動空間,更有助陸港兩地凝聚共識,推動香港民主進步。

在整個訪問中,曾鈺成多番強調香港人要對自己有信心,要相信一國兩制是對國家、對陸港兩地最好的制度。他憶述民建聯創黨之初,就廣東省要求所有入境人士抽血驗愛滋的問題,派員上京與當地衛生部門交涉的困難,認為兩地要建立溝通對話的渠道殊不簡單,「別以為建制派到內地一定會得到禮遇」,希望香港年輕一代須瞭解一國兩制得來不易,不要因為看到實踐過程中出現的問題,就對一國兩制失去信心。他坦承去年銅鑼灣書店李波事件加深了港人對一國兩制前景的恐懼,但可喜的是,內地決策官員在整件事件上一律噤若寒蟬,可見中央理解李波案觸及港人底線。

對於國務院港澳辦主任王光亞稱下屆特首須符合「愛國愛港」等4項條件,已表示不大會參選特首的曾鈺成指出,這些條件以往都是不言而喻。不過他認為最有意思的是王光亞指下屆特首選舉應發揮團結香港社會的作用。曾鈺成寄望下屆特首能團結社會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只要港人、泛民與中央政府一起努力,放開矛盾,一國兩制一定會成功。

 

20170125082440339_0002

20170125082440339_0001.jpg

3 replies »

  1. 若真如此,參不參選已不重要,關鍵是如何能夠在港人心中樹起中間溫和的政治立場,我很期盼曾生可以為此而團結香港。

    喜歡

  2. 曾蔭權被判有罪,證明了什麼呢?
    1,“愛國愛港”洗腦工程失敗!
    2,鄧小平有關收回香港的戰略失敗!
    3,香港不能真正落實“一國兩制”,責任在中央!首富李嘉誠提出的條件,刪除了“愛國愛港”,李老闆金口一開,難道不是針對一貫空喊口號的共產黨作風嗎?
    4,我心目中“愛國愛港”的標準是什麼呢?就是“務實”,讓李嘉誠等成功人士取代共產黨來管理國家,國家搞不好,香港有權利提出離婚,誰反對,就是反動!台灣的問題性質是一樣的!
    玩政治,老嫗我可是認真的oh!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